返回 首页



关灯1
护眼
字体:

第3章 站在角落的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早年间,秦向儒的父亲秦睿科考入仕,在其后的十几年里,从一个小小的八品小县县令,一路坐到朝廷正五品官员,在京任职多年,且正值中年,还有莫大的上升空间。(小说网)

    可以说,秦家在通州府也是有绝对地位的,而在延浦镇,那就更加高不可攀。

    怎奈秦睿时运不济,没等到继续升职。当时的朝廷气数已尽,尤其最后那几年,天下乱象频发、民不聊生。

    各地武装和前朝那疲软零落的兵士打了几年仗,以摧枯拉朽的势头把前朝推翻。当时最大的一个势力控制了局面,也就是现在的皇帝,建立了大齐朝。

    至于前朝官员,掉脑袋的掉脑袋,罢免的罢免,隐退的隐退。当然,也有逢迎新朝,在新朝谋了职位继续为官的。

    秦睿是众多官员中黯然回乡的一个,带着一家老小,回到这个已经三代人不曾踏足的祖籍小镇。

    虽则是黯然回乡,财产和仆从几乎没带回多少,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单单是秦家最早的老宅、以及秦家人的言谈气度,和袁冬初所在的猫儿巷的住户相比,那也是隔了不知多少个层面的存在。

    就是这么悬殊的差距,只经营着一个小油坊、连雇工都没一个的连家,长女连巧珍却寻死觅活的,宁死也不肯答应这门亲事。

    最后还是消息被街坊邻里传出来,秦家听说连家女宁死也不愿意嫁入他家,这才让媒人拿回庚帖,这桩亲事算是作罢。

    据说,亲事没成,气的连巧珍她娘一顿笤帚疙瘩,差点儿把闺女打背过气去。

    但这事儿却让连巧珍能干和高眼界的名声传扬开来。

    和连巧珍境遇不同的是秦向儒,他因这桩无疾而终的亲事,被人明里暗里的嘲笑了不知多少次。在之后的一年里,竟然真的很难说到亲事。

    有闺女待嫁的人家,一提男是秦家庶长子立即摇头。似乎只要谁家的女婿是秦向儒,就是承认自家不如连家、承认了自家闺女不如连家女一样。

    更让人大跌下巴的是,这件事过去不久,连巧珍的亲事很顺利就定下了。

    对是镇子上一户姓康的人家。

    不用和秦家比,康家的家境和连家都没法比。

    康家一家六口,除了长子康豪,另外还有两儿一女。

    康父是个更夫,康豪也没什么正经做项,只是跟着县衙一个捕快,给人当跟班、打个下手什么的,一家人的日子过的刚够糊口。

    据说,连巧珍帮家里给一个主顾送货时,路上巧遇康豪的母亲。

    正赶上康母装菜的篮子翻倒,连巧珍热心的上前帮忙,很是彰显了她善良、能干、尊敬长者的优秀品质。

    不久,康家来连家提亲,连巧珍很羞涩腼腆的就答应了。两家三媒六聘的把议亲过程走全,定下一年后的迎娶之日。

    说起来,捕快应该算是国家公职人员,但在古代,却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差事,完全谈不上未来。

    就算捕快的收入还算可以,足以养家,但那收入却是不好拿到明面上的。

    更何况,这位康豪还只是给捕快打下手,地位就更不好说了。

    可以说,和秦向儒相比,无论身份还是家世,康豪简直差得太远……

    但人连家长女就能看上康豪,就是能宁死也不嫁秦向儒。

    连巧珍定下的亲事,让秦向儒的处境更加艰难。加上他温吞、内向的Xing格,更是让他成了被众人嘲笑的对象。

    有道是,一家女百家求,议亲不成的男女多了去了,却少有秦向儒运气这么差的。遇到连巧珍这么个不寻常的小娘子,着实是无妄之灾。

    无论从那个面来讲,在秦、连两家亲事引出的事端上,袁冬初总是对秦向儒有所偏颇。

    这时见秦向儒又像以往那样,既气愤,又因口拙而失落,袁冬初不由得失笑:“秦公子,是不是有本事可不是以口舌之利来衡量的。”

    秦向儒怔了怔,只听袁冬初继续说道:“‘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秦公子总听说过吧?”

    “啊?没有啊,有这句话吗……”秦向儒更加发怔,他果然是个没用、没见识的人啊,好失落啊。

    “啊?”袁冬初也是大感意外,再看身边两个小姐妹,小翠、秀春也是一脸诧异。

    好吧,这大概是她那个时代的专用语,看来以后得注意了,一个不小心,会暴露她的经历有问题。

    “咳咳,那个,我的意思,和不讲理的人讲道理,兄台你知不知道,这是在用你的短处,和人家的长处相博。再说了,吵架这种长处,实在不是Ti面人应该具备的。”

    交浅言深不是君子所为,话说到这里已经足够,只看这位老兄自己领悟得如何了。

    袁冬初说完,很是随意的摆了摆手,“行了,秦公子忙,我们也走了。”

    转头招呼着小翠两人,就要迈步,却听秦向儒急迫的追着说道:“可是,可是我没长处啊。”

    这是严重缺乏自信的典型,想到秦向儒面临的环境,袁冬初还是停下了。

    “谁说你没长处?是人就有长处,就是刚才那三个无赖也一定有他们各自的优点,只不过我们不知道罢了。秦公子待人温和是长处,知书达理也是长处,秦家家世更是长处。

    以后遇到类似事情,秦公子直接无视就好,多说无益。这些人就算嚣张,量他们也不敢对秦家的人动手。秦公子若能一直保持温和淡然,那你就是谦谦君子,更加犯不着和小人争口舌之利。”

    袁冬初的话音刚落,秦向儒也刚刚动容,一个不属于他们之间任何人的声音响起:“这位姑娘真是好见地,着实让人佩服。”

    按照说话的内容来看,说话的人应该属于一个老成持重、颇具涵养的人。

    但袁冬初几人望去,却见一个十七八岁,看着比秦向儒还小些的少年,从几步开外走过来……

    更重要的是,这小子浑身的气质……那份格外明显的吊儿郎当,和刚离开的三个无赖相比,还多了些少年人的顽劣和锐利。

    这种让人侧目的气质,和他刚说出的话严重不搭调。

    这小子谁啊?这装的,一点儿职业素养都没有好不好,这也太不像了啊!几个人茫然对视,然后齐齐鄙视。

    ……顾天成!

    能认出顾天成的,并不是袁冬初和秦向儒几人。

    在袁冬初几人看不见的角落,站着一个长相秀美的小媳妇,认出凑上前去的人之后,立即转身,在没人察觉的情况下悄然离开。

    小媳妇穿一身簇新的红Se底碎花细布衣裙,胳膊上挎着一个柳条篮子,篮子上搭着一块蓝花布。

    平民百姓人家,这样的装扮,通常都是出嫁不久小媳妇回娘家。

    小媳妇正是这件事的另一主角连巧珍。
特别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点击这里继续阅读: m.dswx.org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安装本站最新版APP android (2021.7.8)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