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1
护眼
字体:

第002章 我想要一个孩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脑袋昏昏沉沉的,像是陷进一场梦里。

    梦里的她跪在台阶上,大雨滂沱,她浑身上下都湿透了,冷的骨头缝都在颤。

    而忽然一把黑色的伞挡在她的头顶。

    那时的他眉眼尚且青涩,微微的皱眉俯身望着她,那一眼,就像是万年。

    他问:“你想不想脱离这里?”

    雨水打在她的眼里,那时候的她眼睛明亮,所有的恨意迸进而出,像是攥住了最后的希望。

    “我愿意!”

    轰隆隆!

    司婠猛然惊醒,后背上早就汗涔涔了。

    又是那场梦。

    好几次她都在重复做同一个梦。

    当初她只是个孤儿,有幸被司家收养,在所有人歆羡的目光中,她成为了司家名正言顺的司小姐。

    只是从来没人知道,这场‘慈善’的背后却是阴谋。

    收养,只是因为她的血型跟真正的司家小姐匹配,而她受尽欺凌,充当的只是无尽的血袋的作用。

    多么可悲。

    在她最茫然的时候,那人冲着她伸出手,拉她出地狱。

    可却没想到,同样的那双手,却亲自把她推向更深的深渊。

    “司小姐?”

    门口的护士听到声音,推开门进来。

    检查了一下常规,眼神有些飘忽,就连说话的声音都带着迟疑了几分。

    心脏像是被剜掉一样的刺痛,司婠下意识的把手贴到腹部,腹部似乎还有残余的疼痛。

    那晚的血……

    她眼眶霎然一酸,微微仰了仰头,声音愈加沙哑,“孩子没了。”

    这是叙述句,不是疑问句。

    护士还没想好怎么开口,被这话惊到,却也有些遗憾惋惜的点了点头。

    是的,孩子没了。

    没出三个月的孩子,第一次见面,就是别离。

    司婠的手紧紧地掐着,手心被掐破了也没松开,这点疼痛,甚至都抵不过心底的万分之一。

    哪怕早就猜测到了,哪怕……

    护士准备推开门出去的时候,却听到那沙哑的声音问道:“他呢?”

    声音异常平静,但是这种平静却诡异的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片刻安宁。

    他。

    护士有些难以启齿,含含糊糊的说:“陆总今天来过。”

    门被关上的一瞬,司婠强忍依旧的泪水终于啪嗒落下,所有的哀鸣都压抑在喉咙里,只泄露出来细微的分毫。

    孩子。

    她的孩子。

    若是早知道的话,若是……可人生哪有几个早知道。

    她身体蜷缩着,手紧紧地攥着手机,最终拨通了一个号码,嘟嘟嘟几声之后被接通。

    “陆靳,我……”

    可话不等说完,那边接电话的却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那女人的声音微扬,带着几分的戏谑和讥讽:“哦?司小姐。”

    “你想找阿靳?”

    熟悉的声音,像是在瞬间扼住了脖颈,卡住了所有想要奔涌的委屈。

    司婠几乎同时辨别出来,接电话的人是谁。

    林卿卿。

    陆靳的白月光。

    “听说你也住院了?那可真巧,说不定我们的病房挨着还很近呢,只可惜阿靳刚刚出去给我买东西了。”

    语气中无时不刻的带着刻意的炫耀。

    就像是前一个晚上。

    林卿卿也是同样的姿态来她面前炫耀。

    “林小姐。”

    司婠的腹部阵阵卷痛,她脸色已经苍白,却还是强忍着开口。

    “当小三还能这么趾高气扬的,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

    电话那边一滞,语气多少的带着几分的恼意。

    “有心思就管管你自己吧,你应该不知道吧,你流产的消息只怕全市上下都知道了。”

    电话那边一阵窸窣,似乎有人进来了,啪嗒挂断。

    一阵寒意,从头窜过了脚跟,司婠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只是指尖微微在颤。

    她知道狗仔的本事。

    全市都知道的消息,陆靳竟然毫不在意。

    这孩子。

    她的手轻轻地搭在腹部,低头的时候,滚烫的眼泪啪嗒落在手背上,忽然自嘲的笑了笑。

    期待这个小生命的人,从头到尾只有她自己而已。

    仅此而已。

    手机铃声再度嗡嗡起来。

    接通的瞬间,那边是冰冷的嗓音。

    陆靳对她似乎是天然的厌恶,就连声音都不自觉带着一股的嘲讽。

    “司婠,我昨晚说过,卿卿再出问题的话,你担待不起。”

    似乎还掺杂着低声的啜泣。

    林卿卿的段数属实是高。

    “陆靳。”她忽然开口:“我现在要见你。”

    电话那边短暂的停顿,低沉的嗓音带着几分薄凉,“会有律师去找你的。”

    “陆靳。”

    司婠再度开口,眼睛没什么焦距的看向对面的空墙壁,就连声音都带着几分的虚渺。

    她空着的手抬起,在虚空攥了攥,什么都没攥住。

    “陆靳,孩子没了。”

    眼泪忽然落下。

    哪怕一次次的麻痹自己,可光是提到‘孩子’两个字,就疼的痛不欲生。

    她期盼了那么久的孩子啊。

    电话那边沉默了许久,陆靳的嗓音都带着几分的沙哑,也不知是安慰还是因为别的。

    他低哑的嗓音说:“还会有的。”

    电话挂断。

    而那边。

    林卿卿伸手拿过手机挂断,陆靳皱眉,她却眼圈通红,贝齿咬的嘴唇都开始泛着血丝。

    那一瞬泛起的烦戾,在瞬间消弭下去。

    陆靳有些无奈的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亲昵的说:“明天就离婚,这么久,你辛苦了。”

    林卿卿垂着的眸子里,闪过几分的扭曲和阴狠,再抬头时,依旧是楚楚可怜。

    她眼里含着泪,仰头说:“阿靳,我想要个孩子。”

    骤然窒息般的安静!

    陆靳眼里的疼惜和愧疚更重,轻轻地把她扣在怀里,低声说:“抱歉。”

    在很多年之前,林卿卿为了救他,身负重伤,不得不摘除了生育器官。

    那是他欠她的,一辈子都偿还不完的愧疚。

    “可是,我不想要你离婚,我只是想要一个孩子,哪怕不是我肚子里出来的。”

    她要司婠肚子里的孩子。

    她向来清醒,她想要的从来不是司太太的地位。

    一旦得到这个地位,所有的愧疚得到补偿,眼前的男人就不会再继续纵容下去。

    她要的,是司婠一辈子的痛苦,还有陆靳终生的愧疚难安!
特别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点击这里继续阅读: m.dswx.org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安装本站最新版APP android (2021.7.8)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