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1
护眼
字体:

第004章 曾经的曾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那边。

    司婠被挤在人群中央,所有的声音纷涌,像是一把把尖锐的刀子,准确无比的刺向她最不想揭开的伤口上。

    “司小姐,听说陆先生另有新欢,所以你真的是被离婚了吗?”

    忽然挤过来一个记者,直接犀利的发问。

    司婠脸色愈加苍白,腹部阵阵卷痛,她深呼了口气,微微抬头看向镜头。

    那双眸子依旧干净,下巴绷紧的带着几分骨子里的傲气,哪怕现在唇色惨淡无色,可依旧一字一句的说道。

    “没有离婚。”

    “并且也没有其他人的介入,如果真有人存着心思介入的话,那应该是不合法也不合道德的,不对吗?”

    她唇角稍微往下弯弯,只是眸子里没多少的温度。

    手紧紧地捏着,似乎那一股恶气,都从刚才的话里涌出来了,心里才终于舒畅了几分。

    凭什么她什么错没有就要背负狼狈误解,凭什么林卿卿坏事做尽,还偏偏所有人都觉得她干净无辜。

    司婠从人群中挤出去,助理很费力的才开出一条路,低声说:“咱们的车被堵住了,不过应该也快来了。”

    那些记者依旧紧随不止。

    忽然路边停着的一辆车对着她按了按喇叭。

    助理一边护着她过去,一边疑惑的说:“咱们的车还没来呢,诶诶诶!这是陆总的车啊。”

    他记得陆总的车牌号。

    心下微微一颤,司婠顿了顿,在那辆车再度鸣喇叭的时候,拉开车门进去。

    这辆车她也记得,那是陆靳带着她去选的,开玩笑的说自己想换辆新车,让她看看车型和颜色。

    只是从那提车之后,就没怎么见过,所以才有一刹的迟疑。

    “又见面了。”

    才弯腰进去,就听到略带恶意的笑声。

    司婠瞳仁狠狠收缩。

    坐在车内的不是别人,而是林卿卿。

    林卿卿哪里还有半点在外边清纯不谙的样子,反倒是略带讥讽的说道。

    “你可真狼狈啊,刚才发言不是还很有底气吗,怎么?听说阿靳不肯见你。”

    “你知道为什么吗?”

    林卿卿凑近她,声音更加恶毒,“因为啊,是我说不想让他见你。”

    字字诛心。

    司婠才准备打开车门下去,可车门反锁了。

    林卿卿冷嗤,对司机说:“去陆氏。”

    “既然不死心的话,那你就自己去看看。”

    一路的沉默,司婠后背绷的太紧,甚至有些疼,而更疼的是眼睛是心脏。

    这车内的布置还是跟原来一样,分毫未变,甚至挂着的挂饰也是她求来的,送子观音。

    她希望有一个孩子,属于他们两个的孩子。

    林卿卿顺着视线看过去,眼里瞬间冷意迸现,伸手拽下那个挂饰,随手往后一扔。

    “这车啊,阿靳早就给我了,只是车内的垃圾还没来得及清理。”

    每个字轻飘飘的,但是字字都重重砸在心脏上。

    司婠指甲掐进手心里,却仍旧一字未说,而是看向车外,外边的树叶簌簌,忽然莫名的有种苍凉。

    真荒唐啊。

    若是当初她知道这辆车是为了……

    一闭眼全都是当时他温和含笑的样子,看着耐心十足,可如今想起来,却都是嘲讽。

    车子停在陆氏门口。

    司婠开门下去,车门关上的时候,林卿卿眼里的寒意更重。

    前边的司机忐忑不安的说:“您真的跟陆总说了吗?”

    林卿卿低头看着手机,听到这话,也只是嘲弄的笑了笑,却并未作解释。

    而林卿卿眼里闪过几分的讥嘲,手指微微停顿,按下了短信发送键,淡淡的说道。

    “不用管,送我回去吧。”

    司机不敢多问,只能按照吩咐开车离开。

    ……

    外边烈阳灼灼。

    灼的司婠眼睛都酸涩一疼。

    如今的陆氏,早就不是当初的样子了,她一步步扶持着这个男人上位,却一步步的离他更远。

    远到现今她自己都在茫然,她不松手的执念究竟是为什么。

    门口的保安拦住她,“请问您有什么事情吗?”

    司婠攥紧了手机,上边显示22个电话未接通,她眼眶微红,却丝毫不在意的扬头说道。

    “我要见陆靳。”

    手攥的愈紧,手背都有些泛白。

    可保安却为难的说:“抱歉,没预约的话不能进。”

    “您看,总裁特助那边说没查到您的预约。”

    前台小姐眸中闪过几分惊异,又盖住情绪,公式化的说道。

    一直到司婠出去,前台小姐才偷偷的拿出手机,点开最新的新闻,对着上边的照片仔细看了几眼,才真正惊讶的叫出声。

    “怪不得。”

    几个脑袋凑上来,面面相觑,硕大的‘豪门婚变’标题下边那张照片,可不就是刚才的人吗!

    而楼上。

    放在桌子上的手机一直嗡嗡的震动,许久才恢复平静,可坐在桌前的人,甚至眼皮都懒得掀。

    依旧拿着文件在看,那张清冷淡漠的脸上,甚至都没有多余的情绪。

    “一日夫妻百日恩,你是真的冷血,诺,人还在下边站着呢。”

    落地窗前,一个男人窝在椅子上,懒洋洋的伸手指着,对着办公桌前的人调侃的说道。

    陆靳眸光微冷,“怎么?你今天很闲?”

    坐在椅子上的乔晏连连摆手,“好奇心是人之常情,并且……”

    乔晏狭长的眼睛眯着,带着几分的好奇和打量,不会好意的问道:“二选一,你不会真的选择那干巴巴还动不动就哭的青梅吧。”

    圈内的人都知道,陆靳对这个小青梅的感情不仅是长年累月积攒的,更是因为当初有过救命之恩。

    只是——

    乔晏摸了摸下巴,要是他的话,他更喜欢那个孤注一掷的司婠。

    毕竟,陆靳眼里需要保护的小青梅,看起来没那么单纯。

    “诺,你看你看,人要走了!”

    乔晏的腿搭在椅子扶手上,对着外边一晃一晃的。

    原本坐在那边的陆靳眉头忽然皱起,起身拿起手机要出去。

    乔晏见鬼的表情看着他,“你真的想开了啊?不怕你那小青梅一哭二闹的?”

    这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让陆靳眉心跟着突突的跳动了几下,回头冷冷的瞥了他一眼。

    “卿卿那边出事了。”

    “并且——”

    在乔晏准备继续侃笑的时候,却听到他的嗓音更凉。

    “你既然那么闲,城南那边的老顽固就由你负责游说吧。”

    “啊,不是——!”乔晏差点从椅子上跌下来,怒骂道:“你就去吧,你等着以后后悔吧!”

    门哐当关上。
特别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点击这里继续阅读: m.dswx.org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安装本站最新版APP android (2021.7.8)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