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1
护眼
字体:

第007章 谁蓄意制造的车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心下的荒凉更重,司婠忽然想要大笑,可到最后也只是望着他,红唇张启,嘲讽的说道。

    “那我真希望她有事。”

    在触及到那更为深浓,翻滚着怒火的眼睛的时候,她依旧一字一顿的说道。

    “同样是生命,这个孩子没的时候,可没见过你有一丁点的难受。”

    “那也是你的孩子,因为她没了!”

    后边的话,几乎是咬着后槽牙说出来的。

    司婠身上在颤,那疼痛带来的颤抖,从头顶蔓延到尾巴锥,腹部的疼痛扯的她每条神经都在疼。

    可下颚却被捏的更紧,陆靳的眼里像是深渊不见底,薄唇说出来的话却更为冰凉,撕破一切平静。

    “这个孩子怎么来的,你不应该更清楚吗。”

    他眼里闪过的那丝厌恶,深深的扎到了她的心口上。

    像是多年前的沉疴旧疾撕开,血淋淋的摊在面前。

    若不是当初那场酒后失误的话,两个人的关系只怕会止于合作伙伴。

    “是!我很清楚!”

    所有的火气被拱起来,她逼退那眼泪,直直的盯着他,专门挑他最不喜欢听的说。

    “是你喝醉酒的意外,是林卿卿故意给错我房间号,诱导我进去。”

    她脖颈绷紧,隐约有青筋在颤。

    步步争锋,半点不肯避让。

    可忽然听到一声轻嗤,陆靳有些厌恶的收回手,“我才被下了药,你就阴差阳错的进错了房间。”

    “过了这么久了,你撒谎的本事怎么就一点都不肯提升点。”

    他调查过,可调查的结果却都是指向司婠。

    所有的证据指向,这是司婠为了怀孕立足脚跟而自己设的局。

    陆靳俯身望着她,隽秀的眸眼变得愈加冷冽寒凉,唇角都带着几分的嗤讽,鼻尖几乎贴着她的鼻尖,声音更冷。

    “那这场意外可真巧,恰好走错房间,恰好被媒体拍到,司婠,这么拙劣的手段该消停一下了。”

    “当初我们的合作只是止步于此,可我没想到,你也会用孩子这种卑劣的手段。”

    “合同中止了,当初许诺给你的东西一分也不会少,这样的手段该消停一下了。”

    他面上像是覆着一层的凉薄,沙哑的嗓音都带着几分的轻嘲。

    司婠那哽在喉咙的解释和争辩,在那一瞬间没了意思,更像是一种奚落。

    她的手紧紧地抵着腹部,那阵阵的卷痛铺天盖地而来,额心都沁出汗水,她仰头望着眼前的男人。

    原来,这孩子在他眼里,只是一纸合同的重量。

    多荒唐。

    这样的问题争执过不止一次。

    哪怕她拿出足够的证据丢在他面前,眼前这人依旧觉得这是一场苦肉计。

    “是,陆靳。”

    她忽然开口,几近挑衅的说道:“是我找人开车撞的她,我每一分每一秒都恨不得她去死。”

    她手心被掐破了,可眉眼弯下的弧度更加明艳张扬,有些耀眼的灼灼,像是飞蛾扑火一样的决绝。

    这忽然的张口,让前边的司机手都猛然一颤,差点剐到旁边的路杆上。

    “司婠!”

    陆靳被激的不虞,冷声道。

    可那双微微有些红的眸子却看着他,明亮的让人不敢直视。

    司婠喉咙有些哽,咬破舌尖,逼退了所有的情绪,一字一句再道。

    “我是说,是我找人做的,林卿卿是我让人去撞她的。”

    那微笑刺的眼疼。

    “停车。”陆靳厉声说道。

    车子猛然刹住。

    “下车。”

    日光笼下的他的脸庞,更为淡漠寒凉。

    “陆总。”司机有些不忍的开口。

    这周围荒山野岭的,几乎见不到人,就算是徒步走回去,也得走上那么一整天。

    若是出现意外的话——

    “下去。”

    陆靳的声音依旧寒。

    司婠手掐紧了,可脊梁骨还是寸寸的绷着挺直,保持着最后的骄傲。

    她见惯了林卿卿的手段,各个都是拙劣的一戳就破,可偏偏每次都能奏效。

    这叫什么来着?

    司婠站在外边,看向车内的人,忽然有些酸涩的情绪,林卿卿也许有句话没说错——

    “如果一个男人的心思不在你身上,再拙劣的谎言,他都懒得戳破。”

    似乎的确如此。

    “陆靳。”司婠弯腰看向车内的人,他的侧脸弧度流畅好看,眉头皱着,盯着手机似乎有些焦急。

    可司婠却丝毫不觉,依旧是嘲讽的说道:“如果当初是一场意外的话,那前几天呢?那也是我下药促成的意外吗?前几天算是什么?”

    她的手下意识的掐紧了。

    可却没得到任何的回应。

    车内的人依旧冷漠。

    心脏一点点冷却下来,司婠的笑意夹杂着嘲冷和奚落,却偏偏张扬灼灼,像是飞蛾扑火的决然。

    “陆靳,你说错了一点。离婚可不光是这一张合同的事,我说不会离婚就不会离婚。”

    “如果我不肯同意离婚的话,那她这辈子都只是个见不得光的小三。”

    这句话,让原本垂眼的人蓦然抬头,眉头蹙起冷冷的看着她。

    “开车!”

    陆靳声音沙哑隐约压着怒火。

    这个女人,总是能轻而易举的就拱起他所有的火气。

    “可陆总……”司机还有些迟疑。

    一直到对上那双沉不见底的眸子的时候,才讪讪的收回劝阻的话,踩下油门。

    车子扬尘而去,带起的灰尘都有一股的决绝。

    一直到车子快在拐弯处消失不见的时候,司婠一直压抑的痛楚才双倍的惩罚回来。

    她近乎难堪的弯下脊梁,所有的委屈和不甘都一股脑的窜上来,她伸手环住自己,喉咙发出难以压抑的声音。

    像是低声的呜咽。

    这几百个日日夜夜,她这场豪赌,到头来终归还是她一个人的独角戏,多可笑。

    那边车子很快的离开。

    过了很久,司机才小心翼翼的开口。

    “陆总,嗯……有点变天了。”

    外边天色有些暗淡,乌云压在上边,看样子快要下雨了。

    再看向后边,隐约看到那边蜷蹲着一个人,孤零零的莫名的有些落寞。

    陆靳看向外边,搭在膝盖上的手不自觉的攥紧,手指无意识的摩挲了一下文件,重新敛目,淡声说道:“走吧。”
特别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点击这里继续阅读: m.dswx.org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安装本站最新版APP android (2021.7.8)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