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1
护眼
字体:

第008章 疯透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雨淅沥沥的越下越大。

    司婠狼狈的蹲在那边,头发都湿漉漉的粘在脸颊两侧。

    腹部的绞痛越来越厉害,头晕到手指颤抖了好几次,才输入进去正确的号码。

    嘟嘟嘟了几声接通。

    她咬紧牙关,每个字艰难的从嘴里挤出来。

    “来接我。”

    五脏六腑的都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攥住。

    手机没攥紧,啪嗒摔到地上的水坑里,手机界面上的电话不停地闪动,却没人接听。

    恍恍惚惚中,她似乎感觉到有人把温柔的手掌贴在她的脑袋上,像极了她日日夜夜做的梦。

    梦里还年少青涩的陆靳,在被她惹怒之后,也只是绷着脸,一声不吭的重新折回,伸手揉揉她的脑袋,带着几分厌烦和无奈的说道。

    “你怎么就偏偏盯上我了。”

    他身上穿着的也是干净却有些旧的衣服,少年挺拔修长的身子弯下,温柔的附在她耳边,声音却是异常的平静,“司婠,不要纠缠我了。”

    而不远处,陆寅站在那边,手里捏紧了一束才采摘的鲜花。

    当初模糊的记忆,如今却清晰的记了起来。

    司婠蜷着身体,紧紧闭着眼睛,眼泪跟雨水混合在一起,喉咙发出很低的呜咽的声音。

    怎么当初就没明白,她心心念念的人眼里,不是怜惜不是温柔,而是厌烦和冷漠。

    这原本就是一场她强行交换来的交易,如今深陷其中的也是她自己而已。

    刚才走远的车子重新折回。

    陆靳皱眉下车,大步的冲着那边过去,只看到蜷着的人像是小狗一样,浑身湿透了,手臂紧紧地环着自己,低声呜咽。

    他见过的从来都是骄傲固执,又带着几分决绝的司婠,罕少见到这么脆弱,似乎一碰就能碎的她。

    刚才腾升起来的怒火,忽然就灭了。

    他挂断电话,准备弯腰把人抱起来,可在听到她低声压抑的啜泣的时候,微微一顿,神使鬼差的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

    又似乎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重新板着脸,把她抱起来。

    怀里的人无意识的蹭着他的胸膛,那低声的啜泣声和雨声交杂,隐隐约约听到她很小声的说——

    “陆寅。”

    天空猛然响起一阵哐当的雷声。

    闪电闪烁,映照的陆靳的脸色更为难看,他的脚步顿下,半垂眼看着怀里的人,薄唇紧抿,许久才扬起一个讥讽的弧度。

    这么久了,她心里还记挂着那个大少爷。

    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

    车那边匆匆的跑来个人,司机着急的撑着伞过来,“陆总。”

    可伞还没撑到,就看到他黑着脸,越过伞,大步的往车那边走。

    瓢泼大雨,毫不客气的全都落在他们的身上。

    司机小步跟在后边,苦不堪言。

    刚才还好好的,怎么又翻脸了,这脸变得比天气还要快!

    ……

    那边林卿卿神色不辨的看着手机。

    手机上的电话已经打了七八个了,但是却没任何的回应。

    她攥紧了手机,手背都绷的发白,眼里闪过一刹的难看,但很快的掩住,唇角的笑容依旧温柔。

    只是这种温柔,让屋内的人看的毛骨悚然。

    “林小姐,要不再等等?”

    说话的人迟疑的开口,再触及到那阴戾的眼神的时候,又迅速的闭嘴。

    足足半个小时了,哪怕是从陆老爷子那边来回两趟,时间都足够了。

    可偏偏,偏偏就没下文了。

    门被叩响。

    来人了!

    林卿卿眼里的阴鸷隐下,再抬眸的时候,眼睛红彤彤的,微微咬着下唇,看着无辜又可怜。

    可开门进来的人,却是一个眼生的人。

    “林小姐?”那人带着礼节性的笑容,“我是陆总的助理,陆总临时有点事,可能会晚点过来。”

    “让我把医生带来了。”

    私人医生紧跟其后。

    林卿卿唇角的笑容差点绷不住,指甲掐紧了手心,勉强的撑起弧度,说道:“那他呢?”

    “他是有什么事情吗?”

    特助为难的摇摇头,“这个我不是很清楚。”

    “要不先让医生……”

    “不用了。”林卿卿声音柔缓,手心几乎掐破了皮,才压抑住情绪的波动,“刚才我去医院都包扎好了。”

    “那我再等等吧。”

    特助再次抬头确认一下,才出去,出门的时候心里嘀咕,看样子也不像是总裁说的出车祸的样子。

    总是觉得哪里说不出来的奇怪。

    门关上的一瞬,林卿卿勉强撑着的笑容才落下,眸里全都是戾气和怨毒。

    “又是司婠吗?”

    旁边的人早就清楚她的秉性,几乎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斟酌的说道:“还在查。”

    “并且,陆总应该不喜欢……”被窥探监视。

    可剩下的话没说完,就看到林卿卿那不谙纯挚的脸上闪过几分的扭曲,她手里的杯子狠狠地砸出去。

    “那他喜欢什么?”

    “还是说我现在的样子看着不像是出车祸的模样?”

    想起刚才那特助离开时候略带打量的样子,林卿卿心下的烦躁更重。

    分明所有的事情都在计划中,可最近,总是有一种要脱离的不安感!

    杯子砸碎,满地的残骸,那人后退几步,可还是不可避免的被擦着脚踝过去。

    “这还不够吗?”

    为了这出苦肉计,她自己自导自演的撞的身上斑驳,可谁知道这出苦肉计,最终还是唱给自己听的。

    那人低着头不再说话。

    林卿卿忽然冷笑了一声,“你跟了我也有三年了,你弟弟现在情况还好吗?”

    那人明显的僵硬瑟缩了一下。

    许久才开口晦涩的说道:“很好,谢谢林小姐之前出手帮忙,不然我弟弟还在监狱呆着。”

    “那就好。”林卿卿下床,几乎看都不看的就踩到那一堆碎片上,脚底瞬间被碎渣扎破。

    地上踩过的地方都是斑驳的血迹。

    她平静的看向角落里的人,说道:“那你应该清楚怎么告诉他。”

    “关于司婠的事情,也该抓紧动手了,省的夜长梦多。”

    “等会。”

    林卿卿忽然回头,唇角的笑容看着愈加诡异,“还不行的话,那就再加点重料。”

    那人肩膀颤了一下,才开口道:“是。”

    这个女人,真是疯透了!
特别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点击这里继续阅读: m.dswx.org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安装本站最新版APP android (2021.7.8)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