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1
护眼
字体:

第034章 陆靳受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她,被陆靳保护了?

    “放开我,放开我。”

    恍恍惚惚的司绾,被妞妞尖锐的哭喊声唤回了神。

    保安将妞妞死死的按在地上。

    “跟她妈妈一个德行,送去相关部门。”

    陆靳冷然的看了眼被按在地上哭喊挣扎的妞妞。

    “能不能把她交给我?”

    一把推开陆靳,她答应过玲姐,会,好好照顾妞妞的。

    对于玲姐,她是愧疚的,若是当时自己多考虑些许,或许悲剧就不会发生。

    对于妞妞,她是愧疚的。

    那是玲姐用生命去保护的姑娘。

    是她生命结束前,也任然牵挂着的女儿。

    她不能,看着妞妞带着怨恨,绝望,过生活。

    “你确定?”陆靳低沉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司绾抬头,对上了陆靳。

    虽然不清楚陆靳今天为何这般态度,但她知道,今天陆靳比较好说话。

    “确定。”

    陆靳皱眉。

    “随你。”

    转身,直径朝着二楼而去。

    司绾暗暗松了口气。

    “把她带去客房,好好看着,照顾周全些。”司绾交代一旁的佣人和保安。

    “知道了少夫,少夫人,你,你的手……”

    女佣本想应允,却在瞧见司绾的手后惊呼提醒。

    司绾这才低头看向自己的手,有血。

    可她并没有受伤。

    视线又落在一旁被保安从妞妞手上抢下来的匕首。

    上面也同样沾染着鲜血。

    心里咯噔了一声。

    陆,陆靳?

    他为了保护她,受伤了是不是?

    一定是这样的。

    “药箱在哪儿?”

    “少夫人别急,我马上去拿。”

    女佣急匆匆的转身去拿药箱了。

    ……

    另一边,书房,陆靳斜靠在沙发上,皱眉看着自己的胳膊。

    是方才。

    正打算自己起身去找药箱,简单包扎下,书房的门轻柔的被敲响。

    “那个,陆靳,我进来了。”

    今天的司绾,并没有带着刺,声音柔和。

    陆靳没说话,司绾直接推开了门,手上拿着药箱。

    “你受伤了,我帮你包扎。”

    放下药箱,轻柔的蹲在陆靳面前,视线落在了陆靳的胳膊上。

    “能不能把外套脱了,我才能方便帮你包扎。”

    低垂着眉眼的司绾。

    看在陆靳眼里,比起平时的司绾来,要顺眼和柔美很多。

    “你帮我脱吧。”刚说完,陆靳自己都有些微愣,他这是做什么?

    今天帮她无非就是想要弥补她罢了。

    他那个便宜爷爷的事情,派人暗地里去调查了。

    所有明面上的证据都指向了司绾。

    可是背地里的证据全都指向了……

    是,他确实不愿意去承认,但又不得不承认的人。

    是卿卿的手笔。

    他找了无数个理由,不愿意去相信,卿卿那样美好的女孩子,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

    或许只是为了保护自己。

    因着老爷子手底下开始针对卿卿吧。

    所以她才会那般反击。

    是兔子,也会在被伤害后咬人啊。

    又许是,太爱他了吧。

    他是带着弥补司绾,代替卿卿弥补冤枉面前这个女人才回来的。

    结果却碰上了这样的事情。

    下意识的去保护她。

    虽然不爽,可还是那么做了。

    陆靳眉宇皱的越发的深了。

    不愿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视线落在他跟前的司绾身上,越发的烦躁。

    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面对司绾,他就心烦的很。

    “松一下。”

    司绾起身,整个人向前倾。

    想到陆靳为了她受伤,内心却是是复杂的。

    她忘不了过往陆靳的所作所为。

    可是,当陆靳为了保护她受伤,她又会内疚,又会心生向往。

    明知不该如此,却没法控制自己的心。

    她真的觉得自己很糟糕。

    连心都控制不住。

    陆靳提出要求,她没拒绝,是因为愧疚吧。

    司绾,你一定是因为愧疚。

    司绾帮着陆靳脱衣服包扎,身体靠近陆靳。

    陆靳鼻尖充斥着司绾身上的清香。

    不像旁的女的,身上喷了浓重的香水味。

    不管是如何高档的香水,只要他闻见了,就会觉得难受。

    可今天司绾身上的香,却好闻的紧。

    是家里沐浴乳的味道。

    而司绾的发,有意无意的蹭到他的脸上,痒痒的。

    陆靳的眉头就没有舒展过。

    “小心些,胳膊受伤了。”

    两个人时而靠的很近,时而又疏远。

    而司绾轻柔的话,在耳旁响起,甚至还能感受到她温热的鼻息。

    外套脱了下来。

    陆靳里面穿着白色衬衫,从司绾的角度可以看见,伤口有些往外翻。

    血早就浸湿了衣袖。

    拿过一旁的剪刀,刚才西装外套不好剪,但剪开白衬衫却是比较容易的。

    “也脱了。”陆靳低沉的话在耳旁。

    司绾微微一愣。

    好吧,她还以为陆靳会抵触她的触碰。

    虽然他们两个人是夫妻,可是真正意义上的夫妻之实,却只有那仅有的两次罢了。

    都是在极端的情况下发生。

    平日里,甚至触碰,他都会厌恶的皱起眉。

    她还以为……

    算了,人家有这个要求,她能说什么?

    白衬衫贴身穿,要更加小心的脱下。

    葱白似的手轻轻解开白衬衫的第一个纽扣。

    指尖似有若无的触碰到了陆靳的喉结。

    两人彼此都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声。

    尤其是陆靳的,呼吸似乎都变重了。

    司绾觉得自己从未如此紧张过。

    明明,就是帮着包扎而已。

    接下去的几个纽扣,好不容易都解开了,又到了要将白衬衫脱下的环节。

    司绾深吸一口气,先是小心的将陆靳完好的手臂从白衬衫的一边拖出。

    然后便是小心翼翼的,受伤的手臂。

    因为血液的关系,袖子的皮料紧紧的粘着皮肤,若是用力,生怕弄疼了陆靳。

    一切都很小心。

    陆靳坐在沙发上,望着此刻蹲在他面前的小女子,那般小心翼翼,像是在维护什么世间珍宝般。

    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

    那一瞬间的恍惚。

    衬衫最终还是脱下,只是看着手臂上的伤,司绾的眸,越发的愧疚。

    陆靳不喜这份愧疚。

    “一会儿会有些疼,你忍着些。”

    那般柔和的音调,就像是一片轻柔的羽毛,飘飘忽忽,最终落在了陆靳的心上。
特别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点击这里继续阅读: m.dswx.org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安装本站最新版APP android (2021.7.8)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