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1
护眼
字体:

第035章 再要个孩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痒痒的。

    陆靳的视线一直停留在那个不曾这般温柔的女子身上。

    看着她上了药,看着她包扎完。

    看着她长长的舒了口气,想要全身未退时,他心多少有些不满。

    “上了药,一会儿吃消炎药,然后去医院让专业医生帮,啊!”

    没等司绾交代完,身体直接被带入怀中,撞到了陆靳的胸膛。

    司绾微微一愣。

    “干,干嘛?”

    小女儿的姿态一览无遗。

    向来要强,倔强的司绾,何曾有过这番模样。

    陆靳觉得今天的司绾,格外的撩动人心。

    可司绾却只是被今天这般的陆靳吓到了,实在是无法,与从前那般镇定。

    身体被旋转,压在了沙发上。

    “陆靳……你……”

    “老爷子的事情调查清楚了,冤枉你了。”

    望着司绾的眸,陆靳缓慢开口。

    司绾倒是微微一愣。

    虽然陆靳没有明摆着说,但那意思,其实,她知道,他还了她一个清白。

    之前努力了那么久,找了那么多证据摆放在陆靳面前,可陆靳从未相信过她半分。

    这一回,他说,冤枉她了。

    满心的委屈,所有的要强,在这一刻,悉数瓦解。

    泪水盈满眼眶,最终化为一滴清泪,低落。

    “再要一个孩子吧。”

    “什么?”这一刻,司绾完全是被动的。

    只是当孩子这两个字灌入耳,整个脑海都已经一片空白。

    她曾经是多么渴望能拥有一个属于自己跟他的孩子。

    就那样平淡的生活在一起。

    仅仅是那么卑微的愿望,可最后,孩子却没了。

    孩子没了的时候,陆靳那张冷漠的脸。

    司绾伸手,试图推开身上的人。

    “不想要个孩子?坐稳你陆太太的名头?”

    陆靳的声音,就仿佛是刺痛了司绾内心最深的痛。

    陆太太的名头,现在,她根本就不稀罕了。

    “抱歉,我并不想要。”

    司绾冷声,再不似先前愧疚的轻柔小女人。

    她只觉得,陆靳这话,羞辱的成分更多些罢了。

    陆靳皱眉,一把将司绾死死按在沙发上。

    她不明白司绾到底有什么不满的。

    他都允诺了,再补偿她一个孩子,陆太太的名头暂时也给她留着。

    她还有什么不满意?

    这样的补偿有什么不满意的?

    怒从心起。

    所有的气氛与意乱在这一刻全都散了。

    可他还是不愿放开司绾。

    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他就该好好的惩罚她。

    他要看到她痛苦,看到她承认自己错了。

    “陆靳,你,会后悔的。”

    “呵……”

    房间内,只留下了陆靳的冷笑声。

    ……

    下午三点多,司绾从床上醒来,身体仿佛被拆散了般。

    目光盯着白色天花板。

    身边自是不会有人。

    她做了一场浑浑噩噩的梦。

    梦中,出现了很多人。

    她妈妈那张永远温柔的脸。

    陆寅温柔似水的眸。

    血肉模糊的玲姐。

    妞妞撕心裂肺的哭喊。

    林卿卿得意且扭曲的笑脸。

    陆靳冷漠决绝的背影。

    还有,还有那一个小小的人儿。

    那么小小的一团,冲着她挥手,冲着她喊妈妈。

    轻柔的,甜甜的告诉她,他一定还会回到妈妈身边。

    望着天花板的眸,眼眶的泪水滴落,沾湿了枕头。

    她真的好想,好想抱抱那小小的一团啊,多想,多想……

    她不是那种特别爱掉眼泪的人,可是,有时,泪水控制不住。

    有太多的苦楚无法对外人道也。

    只有自己咬碎牙往肚子里咽。

    真的,很疼!

    缓了好久好久,司绾才缓缓起身,浑身酸疼的厉害。

    洗了个澡。

    她还有事做,甚至连伤春悲秋的时间都没有。

    下楼。

    “少夫人,你起来了?”

    女佣上前。

    “那个小姑娘呢?带我去见她。”

    她还有话,要跟那个姑娘说。

    不管那小姑娘对自己到底有多大的仇,哪怕是恨她也好,至少要让她对生活,有活下去的动力和希望。

    “在客房,保安看着。”

    司绾点了点头。

    客房,司绾推开房门,只见妞妞一个人斜靠在床边,红肿着眼眶,她的泪水还挂在脸上。

    只是原本该有的灵动的双眼,此刻却灰蒙蒙一片,什么希望都瞧不见。

    司绾想要进去,却被一旁的女佣拦下了。

    “少夫人,为了您的安全起见,还是让我陪你进去吧。”

    先前那小姑娘做出过激的事情,不是还伤了陆先生嘛。

    万一这回少夫人也受了伤的话,他们怕也是要受到牵连的。

    毕竟陆先生走前交代过,好好的照顾好少夫人。

    “不必,你们在外面守着吧。”司绾拒绝。

    她想要单独跟那个小姑娘好好谈谈。

    若是能解开心结,自然是好的,若是解不开,给她活下去的希望和动力也是好的。

    “可是少夫人……”女佣还想要再多说点什么,却被司绾拒之门外了。

    房间内,司绾款步来到妞妞身边。

    妞妞甚至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该是多伤心,多绝望。

    本就没有父爱,如今,连自己的母亲都失去了。

    她内心该有多痛苦?

    呵,是啊司绾,现在的妞妞,跟当年的你,多像啊。

    没有父亲,只有母亲,最后连母亲都过世了,这个世间,就好像剩下了自己一人。

    好在,妞妞比她幸运,至少还有爷爷奶奶在呢。

    是啊,她还有爷爷奶奶呢。

    慢慢的在妞妞身边坐下。

    视线落在妞妞手中,玲姐的项链上。

    “妞妞……”

    司绾开口。

    而小姑娘听见司绾这般唤她,猛地抬头,通红的 双眼死死的望着司绾。

    司绾柔和的冲着妞妞笑了笑。

    “是你妈妈告诉我的,你是她的妞妞。”

    “又要来污蔑我妈妈是杀人凶手吗?”

    小姑娘的内心拒绝接受自己妈妈曾经害过人的事。

    司绾自然明白,不论妈妈做过什么,在女儿心里,妈妈就是那个,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人。

    “不,你妈妈是个好人,特别好的人。我跟你妈妈聊了很多。她唯一的牵挂,就是你了。”

    “我妈妈说过什么?”妞妞猛然一把抓住司绾的手腕。

    随后又厌恶皱眉的松开。

    她,怎么触碰了杀害她妈妈凶手的人。
特别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点击这里继续阅读: m.dswx.org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安装本站最新版APP android (2021.7.8)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