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1
护眼
字体:

第039章 丢人现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释临希脸色微微一变。

    “谈判的前提就是陪我一天啊,不信你去问问你的夫人,她可是答应了喔,一整天喔。”

    释临希的不适转瞬即逝,嘴又开始毒舌。

    对于男人而言,不管喜欢与否,自己的人,尤其是女人,是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染指。

    释临希就是拿捏住了这一点,才敢如此叫嚣。

    他可是清清楚楚的记得,当年被丢出饭店,被人围观的场景。

    这才刚开始。

    “我看释先生还是回学校好好的复习一下母语的运用,毕竟,谈判是最终目的。”

    陆靳不在给释临希说话的机会,已然挂了电话。

    那意思很明显在嘲讽释临希,什么作陪是不承认的,最终的目的就是为了工作。

    其他无关紧要。

    尤其是陆靳那波澜不惊的语调。

    着实让释临希有些恼火。

    指着电话,冲着老王嚷嚷道:“嘿,这家伙真的是油盐不进,自己老婆都要陪我一天了,居然这么淡定?”

    要知道,是个男人就应该受不住啊。

    被称之为老王的男人儒雅的斜靠在沙发上,手上的茶杯轻轻摇晃。

    仿佛是在喝着顶级红酒。

    “到底不是陆靳的心尖人。陆靳和司绾这两个人的关系,怕是比外界谣传的还要差!”

    释临希皱着眉瞪了眼老王。

    “你没看新闻嘛?先前陆家那个自杀保姆的女儿,带着记者闹到陆家去了,陆靳为了保护司绾不是受伤了?”

    要是不在意,干嘛去保护那个女人?完全没必要啊,反正换了他的话,是绝对不会去的。

    “临希啊,你还是不够稳重,有些事,是做给旁人瞧的,不过,我们倒是可以利用两个人的关系,做些文章。”

    被称之为老王的男人,薄唇微不可查的上扬。

    “你想干嘛?”释临希抬头瞧了眼老王。

    “一切,都要取决于你明天是如何对陆靳的这位正牌夫人。”

    ……

    司绾从柳苑走到半路,幸亏是遇上了出租车,这才能免了双脚酸痛之苦。

    带着一身疲倦回到别墅。

    “不是明天才作陪?怎么?今晚上就献身了?”

    冷然低沉又讥讽的音调在客厅响起。

    司绾侧头,才瞧见一抹欣长的身影斜靠在沙发上。

    四周却是低气压。

    是陆靳啊。

    “你怎么回来了?”

    平时,他是不愿意来这边住的,偶尔过来,也是因为林卿卿的事情过来警告她。

    “怎么?我来,妨碍你了?”

    缓慢起身,冷着一张脸,站到了司绾身前。

    司绾不语。

    “穿着别的男人的衣服,大摇大摆,招摇过市,怎么?你是怕别人不知道我陆靳带了绿帽子?”

    陆靳话音刚落,司绾抬头,对上的,却是陆靳隐忍怒火的眸。

    “我……”

    张了张嘴,想要解释,可忽然,却又觉得,没有任何意义。

    解释了,就能信吗?

    有些人,有些心酸,不是一天两天才有的。

    日积月累的失望,才会导致如今,她不愿意去向陆靳解释太多。

    “你随便怎么想吧。”

    侧身,想要回房间的司绾。

    “你好大的胆子,你还知不知道廉耻?”

    手腕一把被陆靳拽住,恶狠狠地向后一拉。

    整个人失去重心,向后倒去。

    陆靳松手,一下子跌坐在冰冷的地面。

    又是如此,司绾冷笑。

    这笑像是刺激到了陆靳,伸手又再一次将司绾拽起,丢进沙发。

    整个人压了上去。

    “怎么?陆总又想要让躲在暗处的记者,来一场现场直播吗?”

    司绾越是冷嘲热讽,陆靳胸腔中的怒火烧的越旺盛。

    “所以呢?你还要不要脸?”

    撕拉一声,穿在上身的,属于释临希的衣衫被撕碎。

    耳畔回荡着释临希挑衅的音调。

    你的夫人,明天要来作陪一天。

    作陪一天。

    “我怎么不要脸了?”

    倔强抬头,对上陆靳。

    她自问,那么多年来,何曾愧对过他?

    即便是在没有成为陆太太之前,她的心中,也只有他一人。

    就是她这样愚蠢的心动,才会导致了现在这种结果。

    现在,他居然问她,要脸不要?

    “穿着释临希的衣服,爽吗?”

    陆靳又逼近了几分。

    司绾甚至能感受到专属于陆靳温热的呼吸。

    “据说明天还要去作陪是吗?你不觉得,顶着陆太太的名头,在外面丢人现眼,就是在丢我的脸?”

    此刻的陆靳,就像是一头没有感情的野兽,让人惧怕。

    “若是你不收购司氏集团,我能……”

    “这么做,原来是想要要挟我,以陆太太的名义在外招蜂引蝶,败坏名声,以此要挟我放过司氏集团?”

    一直压着司绾的陆靳脸上盛怒。

    像是能活生生将司绾生吞了。

    “司绾,那你把自己看的太重了,别说是你现在这样出去大街上溜达一圈,就算是真的曝光了你丢人现眼的事,我也,不会有任何感觉。”

    每一个字,都念得格外重。

    尤其是,不会有任何感觉。

    那一瞬间,还未痊愈的心,再次被撕裂,鲜血淋漓。

    谁不知道呢?谁不知道,他陆靳爱的,在乎的人是林卿卿,而不是她司绾啊。

    可每一次,为何她的心任然会这般疼?

    每一次被告知的时候,每一次被羞辱的时候,皆是如此。

    司绾,你何时才能清醒过来?

    “还有,从现在开始,你搞定释临希的时间,只剩下,三天了。”

    从司绾身上起来,整理了自己的衣衫,带着冷然的气息离去。

    徒留下被丢在沙发上的司绾。

    眸中的痛,再也不必掩藏。

    “陆寅,我忽然发现,真的,真的走错了好多好多路。”

    胸腔难受的紧。

    可她并没有太多属于自己难过的时间。

    就只剩下三天时间了。

    陆靳又将半个月的时间缩短了。

    等这件事做完后,她想,真的该离开了吧?

    这个陆太太的名头,谁若是稀罕,便给了谁去。

    她累了是真的。

    面对一个,永远不愿正眼瞧你,早就给你判了死刑的人。

    又何必满腔真心去对待?

    放了他,也放过自己吧。

    司绾,唯一能救赎自己的,只有自己,也只能是自己。
特别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点击这里继续阅读: m.dswx.org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安装本站最新版APP android (2021.7.8)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