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1
护眼
字体:

第051章 想要放弃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砰!”林卿卿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旁人听了都觉得疼。

    “卿卿。”

    一切发生的都太快了。

    不仅来参加宴会的客人惊呆了,就连一旁的释苡茉和释临希都惊呆了。

    这什么情况,清宫大戏吗?

    陆靳抱起林卿卿直接大步离开宴会。

    徒留下站在原地的司绾,死死攥着拳头。

    “咳咳,那啥,大家该吃吃该喝喝啊,散了吧散了吧。”

    是释临希的声音。

    在陆家,最后居然是释临希帮着继续了宴会。

    司绾,迈着沉重的脚步,不知该去向何方。

    但唯有坚定了心中的想法。

    她累了,真的太累了,陆靳,一次次,一次次,选择的,永远都是林卿卿。

    不管谁对谁错,甚至都不愿去探明真相。

    累了,真的!

    她想要,放弃了。

    想要离开陆家,想要离开陆靳。

    唯一能放过自己的,就是自己。

    唯有远离陆靳,她才能真正的做到放下。

    离开吧,司绾!

    “苡茉,你帮我看着这边,我去追司小姐。我怕她出事。”

    释临希拽过一旁的释苡茉,将宴会这边交给苡茉,按照苡茉的能力,这里应该能很好的妥善处理。

    至于司小姐,他当然是担心的。

    从前只是知道陆靳不待见司绾,大家对这位陆靳的夫人也没有什么好评。

    但是今天瞧见了,他才惊觉发现,这个女人,真的是过于委屈了。

    这些年,一个人,到底是怎么支撑下来的。

    面对自己丈夫这般羞辱以及外人看热闹的心态,她居然还能坚持到现在,真的不容易。

    “还是我去吧,女生之间比较了解女生,你放心,我知道分寸。”

    苡茉冲着释临希摇了摇头,随后快步朝着司绾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

    释临希愁眉苦脸。

    哎,偏偏这个时候,老王出国不在。

    “哎,不对啊,我干嘛要留下来善后?跟我有个毛线关系,等等我苡茉。”

    释临希也快步追上,开玩笑,陆家的事情跟他有什么关系,真的是。

    离开宴会的司绾,她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儿,她没有家。

    离开了陆家,离开了陆靳,何去何从?

    中途拦了一辆私家车,商量了一番,最终给了一张红票子,人家答应稍她去城里。

    到了城里,司绾又直接打了车去了南城郊区一个小区。

    “姑娘,这大晚上的来这种地方,你注意安全。”

    司绾下车,的士司机还是有些担忧的看着消失在黑暗中的司绾。

    的士司机走后,又一辆车停了下来。

    正是释临希和释苡茉。

    “我去,这不是十年前的贫民窟嘛。司绾来这儿做什么?”

    刚下车,释临希就踩了一脚狗屎。

    在原地蹦跶了几圈,又赶紧往前追司绾。

    走在前面的司绾,因为陆靳的事情,到也没有注意身后是否有人跟着。

    当她踏入这熟悉的地方,当她站在改建了许多的,曾经的贫民窟。

    许许多多的记忆涌入脑海。

    这儿,是她这一生,最温暖的地方。

    即便当年,这儿满是破败的房屋,即便当年,她跟妈妈住的出租屋,一下雨,就潮湿的让人难受。

    可就是在这儿,她渡过了最温情的几年。

    不自觉的,站在小河边。

    小河还是当年的那条小河。

    可小河边,却再也不见那温柔的身影。

    为她浆洗衣衫。

    “妈!”泪水顺着脸颊滑落。

    一步一步走到当年妈妈停留的那阶台阶上。

    “妈,我好想你!”轻喃低语。

    她有好多好多的话,想要对妈妈说!

    在这世间,除了妈妈,她再也无人诉说了。

    “别跳,别跳啊!!!”

    司绾的眼泪还半挂在脸颊,身后冲过来一抹黑影,以及,熟悉的声音。

    “啊!”没等司绾回头,身后被人猛的一推,冰凉的河水一下子漫过身体。

    呛了好几口。

    想要游泳回岸边。

    忽的。

    脖子猛的被人勒住。

    这是,谋杀?

    司绾只觉得自己快要呼吸不过来了。

    越挣扎,勒住她脖子的手臂越发的紧了。

    好在很快就出了水面,猛的呼吸几口空气。

    “临希哥,怎么样了?没事吧?”

    手机的手电筒光直接照在面前释临希那张,此刻让她万分嫌弃的脸。

    “司小姐,司绾,你醒醒,你醒醒啊。”

    此刻的释临希哪儿管释苡茉的关切啊。

    对着司绾就又是一顿猛晃。

    这厢的司绾,除了头晕,就是头晕的厉害。

    强烈的求生欲让司绾使出吃奶的劲,推开了面前的释临希。

    真的,她现在只想要爆粗口。

    “够了,我没事。”为了避免释临希再次冲上来摇晃她。

    努力从牙齿缝里挤出几个字,表示自己没事。

    “咳咳,你们,怎么会在这儿?”

    尤其是,为什么把她推下河。

    现在好了,浑身都湿透了。

    身体刚刚调养了些许日子,好了,又落水了。

    最近真的是不宜出门吗?

    “幸好我们过来了,司绾,活着不好吗?为什么要跳河?还跑到这么偏远的地方?”

    释临希急切的音调,看着司绾的眼神还有些许的,不认同。

    “所以,你就推波助澜的,把我一把推下了河?”

    嫌她死得不够快是怎么样?

    司绾瞪了眼释临希。

    只见释临希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自己还在滴水的发。

    “咳咳,那啥,这有些打滑,我,我又不是故意的,我这不是为了要救你?”

    从虚心到强迫自己理直气壮。

    “我还要谢谢你?扶我起来。”

    不想在跟面前的释临希扯皮。

    径自敲开了最近一家的门,花钱买了人家一套干净的旧衣服,顺带在人家家里洗了个热水澡。

    这么一来,从宴会出来后的迷茫,也被这一场冰冷的河水唤醒。

    “开车来的话,就送我回去。”

    给了那家人一些钱,司绾便和释临希和释苡茉回城去了。

    一路上,尤其是在知道司绾只是想要出来散散心,而并非寻死的释临希,一句话不敢说。

    将司绾送到地方,以最快的速度消失在了司绾面前。

    推开门的那一刻,并没有瞧见陆靳。

    早就已经做好准备了。
特别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点击这里继续阅读: m.dswx.org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安装本站最新版APP android (2021.7.8)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