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1
护眼
字体:

第056章 来要债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你被谁救了?当时发现你还活着,为什么不直接联系我们陆家,而是私自把你抱走?还有,那么多年,你为何现在才出现?”

    每一个问题,陆老爷子都想要知道。

    “很抱歉爷爷,这些都关于救了我的人,不可说。您若是不行,大可去查,当然,还有验DNA。”

    “陆寅”说罢,笑着起身。

    “爷爷,很晚了,您还是早些休息吧。”

    冲着陆老爷子微微颔首,便想要离开。

    “你叫什么名字?”

    走到门口,被陆老爷子唤住脚步。

    “爷爷不是为我取了名字了吗?”

    打开房门离开。

    陆老爷子的眼中布满血丝,张了张嘴:“陆禾!”

    是啊,当年,在两个孩子没有出生的时候,他就已经为孩子取好名字了。

    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都准备好了。

    若是两个男生的话,一个叫陆寅,一个叫陆禾。

    ……

    司绾房间,洗完澡,斜靠在床上的她,满脑子全都是那张与陆寅一模一样的脸。

    她怎会不知呢,怎会不知那不是陆寅啊。

    他的手指都是健全的。

    即便气质模仿的神似,可终究还是有差别。

    她太熟悉陆寅了,所以啊,那人不是。

    “咚咚咚!”房门被敲响。

    司绾微微一愣,却又不愿开门。

    发生的事情有些多,身心疲惫的状况下,她想一个人静一静。

    尤其是,不愿意见到陆靳。

    伸手,摸了摸自己小腹。

    里面有个小生命。

    原本打算好的一切,又被打乱了。

    她想要放弃了,想要和陆靳离婚,然后离开这个伤心地,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

    可偏偏,孩子来了,又在被陆老爷子知道的情况下。

    想要离开,分外的困难。

    还有就是,阿寅的玉佛还没有要回来。

    “咚咚咚!”外面的敲门声再次响起。

    叹了口气,下床,开门。

    发现站在门口的不是陆靳,而是那个像极了陆寅的男人。

    尤其是那浅浅的笑,望着她的神态,像极了。

    “我可以进去吗?”

    司绾看着面前的男人走神,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谢谢。”

    男人轻声道谢,进了房间,拉过一旁的椅子坐下,顺道将他那条修长的腿架起二郎腿。

    随后就从自己口袋里拿出一副眼镜戴上,又拿出了手机,开始叭叭叭的按。

    等司绾微微皱眉。

    这是闹哪样?

    这人的态度一下子就变了,变得,说不上来的感觉。

    “陆夫人,您现在总共需要支付我三十万五千零六百,看在是老顾客的份上,我就给你抹个零,三十万零五千!”

    没等司绾开口询问面前的男人到底是谁呢,对方则是直接开口要钱。

    司绾满头问号。

    “你,说什么?”

    男人坐在椅子上抽了抽嘴角。

    “陆夫人,您不会想要赖账吧?我可是按照约定来救你了,顺便算一下我们的劳务费以及保管费以及侦查费用。您看你是刷卡还是转账?”

    司绾又眨了眨眼睛,看着坐在面前,梗着个脖子,翘着二郎腿,一副我就是来要债模样的男人。

    嘴角微不可查的一抿。

    “黑,先生?”除了那个铁公鸡,还能是谁呢?

    只是,为何,他长得跟阿寅那么像?

    “陆夫人不赖账就好,来吧,刷卡还是转账,我要乘着陆家人还没反应过来前,溜走。”

    黑先生冲着司骁露出职业性的微笑。

    司绾还是直愣愣的站在原地。

    因为她实在是无法想象,长了一张跟陆寅一样的脸,却是露出铁公鸡的嘴脸。

    她,她有些混乱。

    “陆夫人,我都救你出水深火热了,你现在有了身孕,就等于有了保命符,陆靳肯定不会再把你怎样了,你快点付钱,我好走人。”

    黑先生直接站起身,刚跨出一步,门口传来一声冷笑。

    司绾和黑先生同时看向门口。

    就只见刀削般的脸上,露出讥讽的笑容,冷眼看着司绾的,不是别人,真是陆靳。

    “她欠你多少钱?我帮她还了。”

    陆靳就站在那儿,冷冷的。

    “啧……”

    黑先生啧了一声,看向另一边的司绾。

    司绾脸色更加难看了。

    因为方才拿话,陆靳肯定是听见了。

    “怎么?你连区区三十万都没有吗?”

    司绾身体微微一僵。

    怎会不明白陆靳话里的意思呢。

    不就是说,她费尽心机在他身边做了那么多坏事,连三十万都拿不出来。

    讥讽和羞辱,陆靳从未对她嘴软过。

    “谢谢陆总,大可不必,转账。”

    司绾低头,很快,黑先生那边收到账款,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

    “你们夫妻二人慢慢聊。不过,陆先生,对于自己怀有身孕的妻子,应该关切有加。告辞。”

    房门被合上,整个房间就只剩下陆靳和司绾。

    陆靳迈着他的长腿,站定在司绾面前。

    “怎么?没有什么需要解释的嘛?”

    司绾抬头,对上陆靳,露出讥笑:“陆先生觉得我应该解释什么?”

    无所谓的语调,外加那讥讽的笑容,直接将陆靳的怒火点燃。

    “司绾!先前做的事情还能藏着掖着,现在已经到了如此光明正大的地步了吗?”

    “首先,我没有做伤害林卿卿的事情,其次,我不过是想要救我自己,请问陆先生,有什么错吗?”

    司绾的态度越发的冷然。

    她对面前的男人也早就死了心。

    “司绾,那你觉得,这样一个用心险恶的女人,配成为我孩子的母亲吗?”

    陆靳也笑了,这笑容就仿佛是来自地狱的魔鬼。

    司绾皱眉,猛的向后退了两步,护着自己的小腹。

    “你想要做什么?”

    “我能做什么?好好安胎。”

    安胎这两个字被念得及其重。

    陆靳走了,而这一晚上,司绾却难以入眠。

    她害怕了。

    她知道,陆靳能说得出,就一定做得到。

    她害怕自己的孩子再次离开自己。

    明明是那么辛苦才又回来的,她绝对,绝对不允许,也绝对不可能,再让这个孩子离开自己。

    绝对。

    这一晚上,司绾想了很多。

    唯有逃离陆家,唯有逃离陆靳,这个孩子才能安然。
特别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点击这里继续阅读: m.dswx.org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安装本站最新版APP android (2021.7.8)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