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画皮姐姐》 首页



字体:

第7章 午夜咯哒声

返回目录
    可是对方一直没吭声,然后就挂掉,再打又关机。

    我对林爽说出聂倩倩所在的那个小旅馆。

    林爽立刻让周磊带人去小旅店,结果周磊并没有把聂倩倩带回来。

    只带回一张现场照片给我看,聂倩倩的闺蜜也死在小旅店中,初步检查是酒精中毒,但她的死状很恐怖,好像受到惊吓猝死。

    聂倩倩仍旧下落不明。

    林爽最后咬牙切齿的对我说道:“尚野,我说过,只要你在再做,就一定会被我捉到,这次现场只有你一个人出现过,你无论怎样狡辩,都逃不过法律的制裁!”

    林爽刚说完,法医就送来尸检报告。

    在乐乐的体内检测到我的DNA。

    经法医鉴定,乐乐肺部有斑点,系机械性窒息死亡,通俗点说,就是被人勒死或掐死。

    根据胃内容物消化程度推测出的死亡时间,却再一次排除我的杀人嫌疑。

    因为根据附近的监控视频显示,乐乐死在我离开后的一小时。

    可所有监控都显示,除我一人进入那间屋,再没人进去过。

    林爽的小脸气的煞白,用怪异的目光死死盯着我,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我已经被她的目光万箭穿心!

    林爽咬牙切齿道:“尚野,你牛比,你把案子做到天衣无缝,明明人是你杀的,你却能在时间的环节上做手脚,让证据链无法形成!你用手机录下你们俩如胶似漆的疯狂,证明你没有强迫她,我就不能以涉嫌侮辱罪来逮捕你,在房间内只有你一个人的脚印和指纹,你能够做到离开一个小时后,让两名被害死亡,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只能说真不是我做的,并且我感觉到那个凶手好像并不是要嫁祸于我。

    只是要让我参与进来,参与到他的案件中来。

    更像似拿我来打掩护,让警方的视线全部锁定在我身上,然后他就可以从容不迫的继续作案。

    林爽又让她的人都出去,她亲自给我打开手铐和脚镣。

    然后就像个大姐姐教训弟弟似的对我说道:“尚野,我知道因为你母亲的事,你心里很苦,但是你不能用这种方式来发泄,你还要继续闹下去吗,你打算闹到什么时候结束,那都是一条条幸鲜活的生命,你杀了他们,真的解气了吗?!”

    我道:“林队,我要怎么说你才能相信我,真的不是我做的!”

    林爽根本不听我说话,我越是这样说,她越是认定是我干的。

    胸脯剧烈的起伏着说道:“尚野,你母亲的案子我已经成立专案组,不破案不收兵,我一定会给你个交待,否则我这个队长就不干了!你收手吧,好吗?”

    这特么真是太折磨人,我就算把心掏出来给她看,她都不会相信我的!

    看来我只有自己去把真凶揪出来,才能把自己洗干净!

    林爽又习惯性的拿出口红在嘴唇上补了补。

    我一眼看出,她这支口红是新的,不是上次的那支小野莓。

    于是问道:“林队,你上次用的Lancome口红是不是丢了?”

    林爽被我的话震惊到了,目瞪口呆的看着我,那眼神分明就是认定口红是我偷的。

    想来也是,她是不会把丢口红的小事说给别人的,也就是只有她一个人知道这件事,而我是怎么知道的?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我偷的。

    林爽果然是这么想的,冲我一竖大拇指道:“我堂堂一个刑巡捕队长,口红竟然能被你偷去,然后让口红出现在杀人现场,但是并没给我留在现场,这脸打的够狠,你牛比!”

    凶手竟然把那支口红拿走了!他拿走口红干什么?

    我连忙道:“林队,你误会了,我在乐乐身上看到你那只口红,少了一个字母L,所以我才认出来,你真没在现场发现你那支口红吗?乐乐嘴上涂的就是你的口红!”

    我看到林爽的脸气的越来越白。

    贝齿紧咬,眼泪都快气出来了,我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生气!

    林爽因愤怒,全身都在轻微的抖动。

    目眦欲裂的瞪着我说道:“你真嚣张,拿我的口红去给被害用,我却对你束手无策,你还打算怎样羞辱我?来吧,我接的住!”

    看来我什么话都不能再跟她说了,她对我的误会太深。

    也不是,更确切的说,是凶手用什么诡异的手段做的太天衣无缝,让我深陷其间无法自拔。

    我拿了自己的东西,离开刑巡捕队,林爽就一直目送着我离开,一脸的挫败。

    看她那个样子,我心里也不得劲,我要帮她,同时也要帮我自己。

    回到家后,虽然折腾一天,可是我躺在床上怎么也无法入睡。

    我掏出小木头人仔细的看着,回忆每一个细节,突然间灵光一闪,我把口红,小木头人还有乐乐联系到一起。

    小木头人出现在聂倩倩闺蜜家的菜板上,凶手应该是在提示我,他要杀人了,小木头人脖子上系一个黑绳,然后乐乐脖子上也系一根黑绳,并且绳结打的都一模一样。

    林爽无意间把口红的膏体刮掉一个L,凶手把口红偷来给乐乐用,这应该是一种预示,代表要杀的人名字中有个L。

    L乐,乐乐LL。代表他要杀的人名字是双重字。

    林爽是第一个刮掉字母的,她挂掉L,然后乐乐死了,乐乐死前也刮掉个字母A,那么下一个死的名字中应该是AA。

    名字不可能有叫阿阿的,要是发英文的音就是艾艾。

    那么凶手下一个要杀的人,很可能是名字叫艾艾的。

    可光知道名字有个屁用,叫艾艾的多了,鬼知道他要杀哪个艾艾?!

    我摆弄着小木头人,在这条思路上继续深挖,突然在小木头人身上有新发现。

    就是这个小木头人跟乐乐很像,越看越像,但不是脸,小木头人没有五官,是身材,三围,身高。

    我目测乐乐的身高略比聂倩倩能矮两公分,差不多就是168的身高。

    于是我立刻用尺子量一下小木头人的身高,正好是168毫米!

    这就好办了,知道名字,身高,和体形,就差不多能精准锁定下一个被害人。

    我直觉那个口红一定会出现在下一个被害人的手上,并且杀人前,凶手还会来给我送小木头人。

    我想要打电话把这个发现告诉林爽,想想又打消念头。

    她认定我就是凶手,我对她说这个,她肯定认为我又是在玩她。

    想的头都痛了,也困了,不想了,睡觉。

    这一天我被折腾够呛,所以睡的很香,还做个挺美的梦,梦到吃着香甜的奶昔。

    我正吃的爽甜无比,就感觉脸上热热痒痒的,好像有人在对着我的脸呼吸。

    同时我闻到一股熟悉的口红香味,是那种沁人心脾的玫瑰芳香。

    一睁眼吓一跳,一张雪白的脸正在盯着我看,距离也就一指远,以至于连五官都看不清,我浑身汗毛唰的竖起来,啊的惊叫一声!
特别提示:   ( APP看书无广告哦! )
    本站已加入笔趣阁的 "聚小说"APP,实现了一个APP多站看书!赶快下载试试吧!


[赞一下] [举报错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