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画皮姐姐》 首页



字体:

第12章 冷藏间的女化妆师

返回目录
    看林爽的眼神,就知道她不信我。

    我刚才被打晕,她根本没想我是被打晕,还以为我玩什么花样呢。

    想一下才说道:“尚野,你是说凶手是我的手下?”

    我道:“不清楚,但是很可能就混在你的人中。”

    林爽虽然半信半疑,但是她还是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原则立刻分组进行报数检查。

    一共带来三个组,一组和二组报数后都没什么异常。

    但是第三组报数后,发现多出了一个人,就又重报一遍数,结果还是多出一个人。

    林爽就跟着三组组长挨个检查,每走到一个警员面前,被检查的警员就会大声报数,并说出自己的名字。

    当检查到最后一个警员面前时,那家伙却一动不动的低头站着,也不报数也不报自己的名字。

    林爽威严的说道:“报数,说出你的名字!”

    我就觉得那个家伙眼熟,很像做按摩的那个人,就立刻上前想看清他的模样。

    就在这时,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所有的手电都像要没电似的,变得光线微弱,还闪个不停。

    对讲机像受到磁场的干扰,发出刺耳的沙沙声,站在我旁边的司机吓得发出恐惧的惊叫声。

    我看到那个家伙慢慢抬起头,露出一张像纸人一样煞白的脸,能看到那张脸上露出无比阴冷瘆人的微笑,诡异的是,那张脸上竟然模糊一团,没有五官!

    随后周围陷入一片漆黑中,只隐约能看到事物的轮廓。

    四周咔咔咔全是拉枪栓的声音和威喝声:别动,双手抱头,蹲下!

    那家伙像没听到似的,撒腿就跑。

    周围顿时枪声响成一片,密集的子弹拖着一溜火光射向那个家伙。

    他的速度是真快,但是再快也没子弹快,只跑出不远,就被密集的子弹打倒在地上,血立刻把衣服红了。

    枪声一停,四周顿时又陷入一片漆黑中,这次连轮廓都看不到了。

    所有人都不敢贸然动作,怕误伤自己人。

    好一会,手电才又恢复照明。

    周磊立刻上前查看,用手试探过后对林爽道:“死了。”

    增援到了,法医也到了,揭掉凶手脸上的面皮后,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

    凶手竟然是面包车司机!

    这特么也太不和逻辑,面包车司机可以做为被害安稳的离开,根本没有必要换上巡捕服混到人群中。

    就连林爽都是一脸茫然。

    只有我心里清楚,凶手玩个障眼法,已经离开。

    果然,凶手没再给我发信息。

    法衣围着尸体照相取证一顿忙活,然后殡仪馆的工作人员把尸体抬上灵车。

    我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尸体上了灵车,他的鞋跑掉一只,露出一只灰白的脚。

    就在灵车门关上的一瞬间,我突然看到尸体的脚趾头好像动一下。

    我立刻对林爽道:“林队,是不是没我啥事了,既然你说死的是我同伙,我就跟着灵车去送送他,顺道回家,这地方连车都打不着。”

    林爽白我一眼道:“想走就走呗,我又没拦着你,去殡仪馆我更不会拦着你,那才是你永远的家!”

    我笑道:“林队说笑了,那要真是永远的家,林队比我大六七岁,按年龄也得比我先回家。”

    林爽顿时气的小脸都白了:“快走吧,滚!”

    我赶紧向灵车走过去。

    司机见我跟林爽说完话走过来,还以为我是刑巡捕队的执行公务呢,立刻客气的请我上车。

    一边往回开,还一边跟我套近乎,说我这么小的岁数就当上刑警,一定是有路子。

    我就顺嘴胡说自己是散打队的,特招到刑巡捕队的。

    到殡仪馆后,灵车司机就给他们的同事说我是刑巡捕队的,这下我一路绿灯,可以一直跟着尸体。

    我一直注意尸体的脚趾头,但是那已经没有血色的灰白脚趾头再也没动过。

    难道是我看花眼了,不能啊,虽然只动一下,但我看的清清楚楚。

    灵车回来的路上,连过三道卡,凶手就算移动的快,过三道包围圈也不是容易的事。

    所以我怀疑这尸体肯定有猫腻。

    接尸员把尸体推进冷藏室,在大脚拇趾上挂上一个小牌,然后离开了。

    接下来就是遗体化妆师对尸体进行化妆,就算是被击毙的歹徒,也要进行化妆,清理干净血迹,让死者能够体面的离开这个世界。

    不知为什么,进到这里就会有一种空荡荡的感觉,陷入一种阴冷死寂中,好像连个喘气的都没有。

    我留个心眼,如果我一直跟在尸体旁边,有可能不会发现什么。

    所以我走进化妆间,找个隐蔽的地方躲起来,暗中观察尸体。

    不大一会,走进来一个女人,三十来岁,长的还算漂亮,身材丰腴性感,走路的姿态很优雅,一看就是长期从事服务行业的人。

    从穿着打扮上能看出来,她是遗体化妆师。

    应该是给司机的尸体化妆来了。

    她正在做准备工作,随后又跟进来一个探头探脑的中年男人。

    女化妆师一看到中年男人进来,就有些紧张的问道:“张主管,你怎么过来了?”

    张主管嬉皮笑脸的说道:“当然是想你了呗,上次完事儿,这都半个多月了,可把我想坏了,你干嘛总躲着我,今天你可别再躲我了。”

    张主管边说边从后面抱住女化妆师。

    女化妆师慌乱尴尬的说道:“别,别这样,在这地方怎么能做这事,快放开,等下班后咱俩去开个房。”

    可张主管像中邪似的,两只手动的飞快,气喘吁吁的说道:“快点吧,我等不及了!”

    然后就是衣服,丝袜,高跟鞋扔了一地。

    室内响起女化妆师和张主管低沉压抑的声音。

    这让我感到太不可思议,张主管好像中邪一样,眼睛都红了。

    一次又一次的根本停不下来,最后张主管啊的大叫一声,直挺挺的倒在地上,死了!

    我看到他面色灰白,瞪着眼睛,嘴张的大大的,舌头耷拉在嘴边,表情极其恐怖,好像死前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

    我去,就这么嗝屁了!

    这就让我更不可思议了!

    女化妆师闭着眼睛,好像被定住似的,保持着一个姿势晕过去。

    从那起伏的胸口能看出来她还活着。

    室内弥漫着一股难闻的气味,此时我已经感觉到有些不好,肯定会有什么不可思议的事要发生。

    我掏出小瓶老白干,往嘴里猛灌几口,否则我真快要顶不住了,想撒腿跑出去。

    之所以没跑,是因为我知道跑不掉,那家伙缠着我不放,我必须要弄明白,否则早晚得让他缠死。

    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扭动骨头发出的嘎吧嘎吧的声音,我的心顿时紧张起来,生出一种恐惧又难受的压抑感。突然就觉的像鬼压床似的,喘气都费劲,并且周围也变得冷起来。

    我越害怕,压抑感就越强,来自周围的压力也就越大,压的我眼皮都快抬不起来。

    这跟快要吓晕的节奏差不多,如果不是喝几口老白干顶着,估摸此时我已经眼睛都睁不开了。

    化妆间的门一直半开着,张主管并没有关严门,他可能也是怕来人,所以抱着女化妆师躲在门后,一边做一边看着人。

    这样我躲在衣箱后面就能看到冷藏室的情况。

    我紧紧盯着外面司机的尸体,那嘎吧嘎吧的声音就是从那尸体上发出来的。
特别提示:   ( APP看书无广告哦! )
    由于本站经常遭到攻击,网址经常更换,安装APP可随时找到本站!


[赞一下] [举报错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