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吸血鬼的龙女仆》 首页



字体:

第二章 猩红女王的奇迹

    当鲁卡多再次清醒过来时,便发现自己躺在了柔软舒适的大床上。

    可眼前奢华的宫廷陈设与将他几乎捆成粽子的层层铁链,都无不提醒着他眼下的糟糕处境。

    “看样子,是真回不去了。”鲁卡多眼神空洞的望着天花板,有些神经质的笑了笑。

    命运跟他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他长久以来的‘梦’想居然成真了!

    他真的穿越到了一个有着剑与魔法的异世界,却沦为了吸血鬼们砧板上的口粮......

    好不容易凭借星点不靠谱的记忆学识保住了小命,结果现实就宛如一记**兜直接扇在了他脑门上:

    王子竟是我自己!

    啊对,已经亡国了的那种。

    如今还被叛党给俘了!

    “我真的是服了......咳咳!”

    鲁卡多深吸口气想让自己的精神振作一些,便被那铁链直接勒差了气,却也让他原本苍白的脸庞有了些许血色。

    现在唯一的好消息是,他还活着。

    人活着,就可以继续思考,思考着异域求生的办法。

    坏消息则是,人是还活着,觉醒后的记忆却宛如从未整理过的移动硬盘,凌乱的一匹,稍稍动下脑子就开始头晕目眩。

    但即便如此,鲁卡多依旧强忍不适,强迫自己那快要生锈的脑子开始复盘。

    首先,玛格丽特居然没选择直接杀了他,那么留下他这么一名祸患无穷的王子,目的是什么?

    或者说,想要从他这得到什么?又能从他这样一个‘疯子’身上得到什么?

    难道......是那种能将身体变形的能力?

    叫什么......血肉雕刻?

    眼下有限的信息让鲁卡多只能最先想到这个可能。

    没办法,对方在识破他的身份之后便给予全军出击的待遇实在是过于盛大。

    乃至于鲁卡多的脑壳在那之后接连经过几次物理碰撞后依旧印象深刻。

    与此同时他也意识到,想要在这个野蛮而可怕的世界活下去,他眼下唯一可以寻求的依仗便只有它了。

    鲁卡多下意识的便试着集中精神让自己如同往日梦境中那样‘变化身体’。

    可过往那自然而然宛如吃饭喝水般简单的事情,在他‘清醒’后却似乎变成了一件近乎痴人说梦般的难题,任凭他使出吃奶的劲儿都没有丝毫异样发生。

    他唯一的成果,便是成功把自己给整饿了......

    那种饥饿,似乎不是仅仅是对食物的需求。

    鲁卡多的脑海中下意识的便回想起了地下神庙中那些鲜血喷溅的血腥场面。

    想起了那只看上去很美味的断手。

    于是身体开始止不住的颤抖。

    颤抖却不是源于恐惧,而是莫名的亢奋,偏执的疯狂。

    那是源于对杀戮的向往、对鲜血的渴望。

    可这种亢奋而扭曲的神情,仅仅刚刚自鲁卡多的面庞浮现而出便突然凝固,转而化作一丝挣扎之色。

    是啊,在这个世界,他已经不再是纯血人类。

    而是一只需要以鲜血为食粮的......吸血鬼。

    但每当想到那名骑士长直接抱着人脖子便直接开啃的狰狞模样,鲁卡多便本能的有些抗拒。

    他不想变成汉尼拔......

    远处忽然传来一高两低的敲门声。

    鲁卡多神情一紧。

    随着房门打开,却看到一名银发的宫廷侍女推着辆餐车快步走到床边。

    似乎瞧见他安然无恙,长舒口气道:

    “鲁卡多,快起来吃些东西吧。”说着便转身去揭餐盘盖。

    可一听到吃东西,鲁卡多的瞳孔便微微发散。

    生怕对方下一秒揭开的餐盘盖下是颗死不瞑目的人头,然后让他现场表演个大炫生腌人首。

    可随着啵的一声轻响,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份......

    烤牛排。

    牛排下方还浸润着些许鲜血,显示它的火候最多只有三分熟,散发着淡淡的黑胡椒与蒜香,旁边甚至还放着一小盘餐前面包,唯有那只银质高脚杯空空如也。

    看到这份画风正常的有些过头的早餐,鲁卡多这才依稀想起这样的餐点本就是他的日常才对。

    可还未待他松口气,就愕然看到侍女熟练的提起裙摆一角,自大腿白色袜带上取出一只混杂着金属、水晶质地的注射器,有些费劲的刺入臂腕静脉,采了大约五十毫升左右的鲜血,郑重其事的将其注射进那只高脚杯中。

    望着这茶艺师般美如画的一顿优雅的操作下来,鲁卡多忽然有些释然了。

    对啊,他只是个吸血鬼,又不是什么食人魔。

    而且这样的吸血方式,似乎......也不是不能接受。

    乃至于不再压制本能的鲁卡多,望着侍女手中的那杯鲜血竟是有些渴望起来。

    侍女似乎也感受到了这份渴望,神情矜持的转身将被捆成铁粽子的鲁卡多搀扶起来斜靠在床头,又贴心的在他脖颈后塞了一只靠枕。

    换了个姿势感觉舒服多了的鲁卡多,当即露出一个真诚的笑容道:

    “谢谢,麻烦你了。”

    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后,收获的第一缕善意。

    侍女闻言似乎有些愣住,张了张嘴,可旋即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抿唇笑了笑道:

    “......这是我应该做的,也是,仅能为你做的......殿下。”

    她端起盛满猩红的酒杯,作势往鲁卡多嘴边送,同时柔声嘱咐道:

    “先饮一杯血酿吧,你渴血已久,身体几近凋零,也许这能令你感到舒服一些。”

    可就在鲁卡多深吸口气,够着脖子准备饮下有意识以来的第一杯血时,房门却是被人忽然推开。

    一个冰冷的声音于侍女的身后响起:

    “是谁让你进来的?我亲爱的小莉雅?”

    听到这个声音的鲁卡多同样瞳孔微缩,看向来者。

    来人正是他的好姑姑,玛格丽特。

    而被叫做莉雅的侍女闻言一颤,捧起猩红酒杯起身行礼道:

    “夫人,这是您昨日亲自下达的指令,可她们在听到照顾起居的对象是鲁卡多殿下后都吓得不敢来,所以只好我过来了。”

    仿佛后知后觉的玛格丽特这才由阴转晴,甩开折扇和颜悦色道:

    “噢,原来是这样啊,瞧瞧我这记性,年纪大了果然就不中用了,不错,果然关键时候还是我的小莉雅最可靠最勇敢。”

    莉雅刚松口气,手上却突然一轻,便发现手中的酒杯不见了。

    “不过,你的血可不能随意给血族饮用噢,尤其是这么久没进食的鲁卡多。

    “如果,你不想他因为陷入血怒屠光我们所有人,然后直接去见我们的巫术之王拉贾斯陛下的话。”

    紧接着就见玛格丽特举起酒杯,将那杯莉雅的鲜血一饮而尽,满脸迷醉的赞叹道:

    “而且如此澎湃的元素之力,这个世界上,又有几位......能够消受的起呢。”

    也不知是不是变成了吸血鬼的缘故,眼看着就要进嘴的鲜血竟是进了玛格丽特这个老女人嘴里,鲁卡多顿时有种比自己没能喝到更难受的蚀骨感。

    双眼死死的盯着对方,一时间竟是淡忘了本该有的恐惧,转而有种将对方直接挫骨扬灰的莫名躁动。

    等等!

    照她这意思,难道......她其实并不是吸血鬼?

    我去,好像还真不是。

    浮现出的记忆中,自己的这位亲姑姑,不过是靠着尼贺卡拉古国葬仪教派研制的某种炼金魔药,来保持着眼前这份不老姿态。

    可实际上,能够和他父亲瑟罗兰那批原初吸血鬼一样活到这个时代,其真实年龄很可能已然超过三百岁!

    一个名符其实的老怪物。

    而另一边的莉雅,哪里还不知道对方早就看破了她的小心思,只能强自镇定道:

    “抱歉,我真的不知道会变成那样。”

    “下去吧。”玛格丽特面无表情的挥了挥手。

    “是,殿下。”莉雅只能选择先行告退,唯有临出门前,目光有些忧虑的看了鲁卡多一眼,似乎想要警醒他多加小心。

    待房门重新关上,玛格丽特看着鲁卡多似乎依旧心有不甘的盯着侍女离开的方向,笑着调笑道:

    “怎么?看上我的小莉雅了?你要是喜欢的话,我可以将她送给你噢。”

    “什么?”还处于渴血状态中的鲁卡多闻言忽然愣住了,感觉自己有些跟不上这个女人的节奏。

    便听到对方语出惊人:

    “当然,那得等你收拢安顿摩刚铎民众,登临王位之后。”

    这句话顿时有将鲁卡多之前所有的猜测都击的粉碎。

    他深吸口气,盯着女人的双眼,直接问道:

    “你到底想要我做什么?”

    玛格丽特嘴角噙着笑,轻拍了几记巴掌,跟变魔术似的从袖口掏出一本被撕的残缺不全的日记本,翻到其中一页,拎到鲁卡多面前:

    “有印象吗?鲁卡多。”

    看到那宛如蝌蚪般扭曲的‘异世界文字’,鲁卡多脑袋一阵抽痛,却没有太大障碍的辨认了出来。

    那是他那便宜父亲瑟罗兰的笔记,用的是尼贺卡拉古文。

    其上标题赫然书写着:

    《关于原始生命灵药的逆推试验》

    生命灵药?!

    如同有了索引词般,更多久远的记忆开始浮现。

    鲁卡多却是在沉默了一瞬后,突然抬起头,佯作有些不可置信的模样看向眼前的女人道:

    “你想重现猩红王女涅芙菈塔的奇迹,成为血族真祖?”

    这个女人的野心,远比他想象中的大的多!

    也危险的多!

    但至少此时此刻,已然觉醒的他,却深知自己此刻绝对不能继续装作一个一无所知的疯子。

    对于一名渴望永生的野心家来说,

    一个与她无用的废物......

    不配继续活着。

    ......

    ps:七号机已启动,调校完毕,各位乘客请就位,出发出发!
特别提示:   ( APP看书无广告哦! )
    由于本站经常遭到攻击,网址经常更换,安装APP可随时找到本站!


[赞一下] [举报错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