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吸血鬼的龙女仆》 首页



字体:

第五章 正常了

    这无疑是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也让玛格丽特准备篡位的谣言不攻自破。

    正统与秩序,永远比纯粹的暴力更容易维系人心。

    尤其是在这个国破家亡随时可能遭到屠戮的时代。

    但此刻对于身为骑士长的克里特而言,却绝对糟糕透顶。

    这让他彻底丢了往日的镇定与优雅,只能瞪着双布满血丝的双眼徒劳的于狱间来回踱步,看什么都充满了愤恨与不甘:

    “该死的!该死的!为什么偏偏被我给撞见了!”

    一想到可能来自鲁卡多殿下的报复,一个大胆的念头浮现而出:

    “实在不行......找个机会把他给......”

    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将克里特自己都给吓了一跳,但转瞬间就清醒了过来。

    随之而来的便是不受控的躁郁。

    他急需一场宣泄。

    脑海中浮现而出的,却依旧是王子鲁卡多殿下的身影......

    “法克!!!”

    狂怒的克里特拔出腰间佩剑胡乱挥砍着,砸的牢笼一阵火花四溅。

    血奴们只能蜷缩挤在角落瑟瑟发抖,一只年幼的精灵更是吓得哭出了声:

    “泰蕾姐姐,我害怕......唔......”

    虽然他被身旁稍显镇定的姐姐第一时间捂住了嘴巴,那软弱可欺的声音依旧引来了克里特的注视。

    待看清对方的面容后,这位吸血鬼骑士忽然冷静了下来,可眼中却像是燃起了一团火,径直打开了牢笼,将那名精灵从其姐姐的怀中一把拽了出来,抓住纤弱的双手摁在墙上。

    看到这一幕的囚徒们哪里还不知道要发生什么,大多默默的挪开了麻木的目光。

    “泰瑞亚!”唯有雌性精灵发出悲鸣,旋即满脸愤恨的看向吸血鬼骑士道:

    “放开我弟弟!你可以冲着我来!”

    哪知吸血鬼骑士竟是看都懒得看她一眼,满脸不屑道:

    “闭嘴!肮脏的雌性!再吵就把你划做下一个祭品。”

    名叫泰蕾的女精灵明显有些愣住。

    这才知道对方并不是错认了泰瑞亚的性别,眼中当即浮现出绝望。

    她曾听说过有些吸血鬼将女性的月经视为污秽,没想到这种荒诞的事情,居然是真的。

    眼见一场惨剧就要上演,通道口却是传来两道交织于一起的脚步声。

    再次被打搅好事的吸血鬼骑士愤而扭头嘶吼着:

    “谁让你们进来的......呃。”

    待看到来人却是面色一变,原本准备放纵的野兽也仿佛变成了谦卑的骑士,垂首抚胸一礼:

    “鲁卡多殿下!您怎么莅临这地方了?”另一只手却依旧如铁钳般牢牢拽着尤自挣扎的新猎物不愿放手。

    初来乍到的鲁卡多却是对此置若罔闻,四处打量着这个自己待了好几天的地方。

    眼见被如此轻慢,克里特却只能强忍住心头的不忿,主动解释道:

    “抱歉,殿下,我原本准备于昨日便向您登门请罪,可碍于玛格丽特女士的命令......”

    “让他闭嘴。”鲁卡多淡淡开口。

    话音刚落,一只纤细白嫩的小手便直接糊在了克里特的脸上。

    伴随着嘭的一声闷响,原本英俊的五官直接在这股怪力下变形扭曲,像被台泥头车正面撞上,半个人都快被嵌进墙里,尘屑飞溅。

    这暴力无比的一巴掌不只是将克里特骑士给扇懵了,让一众原本绝望的囚徒们看楞了,就连身为始作俑者的鲁卡多也微微瞪大了双眼,不由得重新审视打量起这名身材纤细较弱的女仆。

    心说我只是想借用玛格丽特的威势,没让你直接上手啊......

    而且,这女仆的手劲......有点大的出奇。

    反正这一巴掌如果落在他的脸上......唔。

    “你......你竟敢对我动手?我可是玛格丽特女士的首席骑士!紫荆花骑士团的团长!玛格丽特女士会替我向你降下责罚的!”

    摩刚铎虽然亡了,带着鲜红巴掌印颤巍巍起身的克里特骑士似乎依旧无法接受自己被一个侍女直接打脸的现实,即便他曾听说过不少关于这名侍女的离奇传闻。

    这是源自鲜血帝国乃至其前身尼贺卡拉晨曦之城身为长生种无数年统治上下尊卑的思维惯性。

    面对喋喋不休的骑士,莉雅朝着鲁卡多投来一个无辜的求助眼神,好像在问现在该怎么办?我可是按照你的意思给办了。

    这会儿的鲁卡多哪里还会上当,当即无语的对着骑士抬了抬下巴。

    收到示意的莉雅也懒得装了,大步上前,朝着骑士欺身而去。

    惊怒不已的克里特骑士作势就要拔剑:

    “不要过来!你当真以为我不会对女士动手......唔!”

    却是莉雅二话不说一脚踹在了克里特的裆上。

    后者表情当场凝固,然后倒地,不住抽搐,发出痛苦的低吼。

    “......”身后亲眼目睹这一幕的鲁卡多都觉得下身有点凉意。

    眼见对方再次投来邀功的眼神,当即绽出笑容予以肯定:

    “干得不错。”

    可当看向地上那名痛的不住打滚的骑士时,眼神又冷了下来:

    “别嚎了,如此的聒噪,怪不得玛格丽特姑姑将你这么个废物直接扔给我处置了。”

    “什么?!”克里特骑士面容一滞。

    这才联想起女士一大早便带着骑士们出城,却仿佛将他这个骑士长直接给遗忘了......

    于是所有的情绪都化作了错愕与没有来的惶恐。

    可这些负面情绪尚未来得及化作绝望触底反弹化作杀意,便因鲁卡多接下来的话又升起了些许希冀:

    “不过,以你对鲜血帝国一如既往的忠诚,我可以原谅你过往的些许不敬。”

    克里特当即强忍着剧痛爬起身,单膝跪于鲁卡多身前:

    “克......克里特愿向殿下献上忠诚,一如面对玛格丽特女士那样。不知,殿下您有何吩咐?”

    鲁卡多也懒得去揭露对方的小心思和文字游戏,毕竟,早就打算跑路的他从来就不需要对方的忠诚,也不屑。

    他要的,只是在这几天内暂时稳住对方,能听得懂人话,就足够了。

    “我需要一批鲜血,差人送到炼金室。”

    “可是......血奴现在库存严重不足,若是因此耽搁了玛格丽特女士的命令......”克里特有些犹豫。

    鲁卡多抬手打断道:“我只需要血浆,不需要血奴,莉雅,你那只炼金针管能借用一下吗?”

    “当然。”莉雅似乎也没想到自己的小发明还能引起其他人的兴趣。

    毕竟除了玛格丽特以外的绝大多数吸血鬼,都喜欢大快朵颐的鲜血之拥。

    就在骑士们借助针管为鲁卡多收集着足够炼制猩红魔药的间隙,鲁卡多当然也注意到了对方手中的那只精灵,心中一动,转头朝着克里特骑士道:

    “我想,我可能还需要个炼金助手。”

    克里特闻言反而松了口气,道:

    “您尽管挑选,状态最好的一批血奴都在这里了。”

    却见鲁卡多抬手指向克里特的身旁。

    “那就她了。”

    身为当事者的泰瑞亚微微眨了眨眼,依旧浑噩,而牢笼中原本绝望的泰蕾则明显有些崩溃。

    为什么这些吸血鬼,都毫无缘由的看上了自己的弟弟。

    克里特当即为难起来,索性撒谎道:

    “这......能否恳请殿下换一个?这只精灵是......是我的雇从。”

    这只精灵他可是盯上老久了,花费了无数精力和关系这才好不容易搞上手。

    鲁卡多闻言微微昂首,面带和蔼的笑容:

    “那能否,请你割爱呢。”

    “唔?”一旁的女仆莉雅则百无聊赖的点了点自己的脚丫子。

    克里特的眼眶本能的抽了抽,忙不迭的应和道:

    “当,当然,殿下。”

    就在鲁卡多带着女仆莉雅和自己刚挑的助手一号准备离开时,笼中的女精灵泰蕾终于忍不住发出悲呼:

    “泰瑞亚!”

    鲁卡多脚下一顿,看了看被莉雅牵着的那只,又看了看笼中涕泪横流的女精灵,恍然的笑望向吸血鬼骑士:

    “没看出来,克里特骑士长的癖好,倒是挺独特啊。”

    克里特张了张嘴,刚想开口,就见鲁卡多朝着那名雌性精灵一指:

    “这只也带上。”

    泰蕾脚下当即一软。

    终究,是将自己给一起搭进去了......

    “好嘞!”莉雅当即乐呵呵的去提人。

    自从来这片恶地几十年了,原本枯燥的日子好像忽然又变得有趣了起来。

    如果......鲁卡多还记得自己,就更好了......即便,他以前也经常忘记。

    是夜,关于鲁卡多王子康复第一天,便于血狱庭院争抢男奴,还带走了对方姐姐的消息,便传遍了整个破败王庭。

    一时间,人心浮动,百感交集。

    鲜血帝国的王子疯了这么多年,终于算是正常了......
特别提示:   ( APP看书无广告哦! )
    本站已加入笔趣阁的 "聚小说"APP,实现了一个APP多站看书!赶快下载试试吧!


[赞一下] [举报错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