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吸血鬼的龙女仆》 首页



字体:

第六章 我可是世界之王

    “搅拌!快速搅拌。”

    鲁卡多丝毫不知道自己风评被害,不过即便是知道了,对于如今满心只有如何跑路的他来说多半也不甚在意。

    此刻的他,已然将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那猩红魔药的炼制上。

    这玩意儿对他来说太重要了,以至于那较真而低沉的语气,让炼金室内忙活的每个人都不由得肃穆以待。

    “鬼面菇30盎司、恶娥两只,冬狼之心也可以放进去了,继续搅拌!”

    “速度再快点!泰瑞亚你是没吃饭吗?”

    “我......”正踩在高脚凳上使出吃奶力气捣腾着药液的泰瑞亚满脸的委屈。

    自从和姐姐一起被抓捕后,他是真的已经好几天都没能吃上一顿像样的餐点了,生水倒是管够,以至于这阵子不可避免的有些窜稀,可面对那只明明比他小好几轮的吸血鬼,他还偏偏什么都不敢说。

    更让他有些难以接受的是,随着那一罐罐倒进去的血浆被蒸馏至黏稠,混合着那些稀奇古怪的魔药,那股血腥而刺鼻的味道几次险些将他直接熏吐。

    而自炼金坩埚内升腾起的阵阵热气,更是让他有种要被烤干的错觉。

    搅到后面,泰瑞亚索性将自己那身破烂的亚麻衣脱了下来,露出那身匀称完美的线条,将几名正来回在搬运血浆的吸血鬼都看直了眼。

    即便是正在指挥全局的鲁卡多也不由愣了愣。

    他原本还以为只是平了点,感情这只生性怯弱的精灵居然是只雄性,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置评。

    眼瞅着包括鲁卡多在内的吸血鬼目光全都聚焦在了泰瑞亚的身上,身为姐姐的泰蕾顿时急了,赶紧出声请示道:

    “他快撑不住了,换我上吧......”

    却是被鲁卡多毫不客气的拒绝了:

    “就你那双没有丝毫稳定可言的手?给我老实分拣你的草药,你先前可是险些毁了我一锅魔药难道就忘了吗?”

    “......”再次遭受精神暴击的泰蕾,如同蔫了的鹌鹑般垂下了脑袋,只得将自己一身无处使的力气全都发泄在了那些没法反抗的草药上。

    她可是专攻剑术的预备白狮卫士!

    而她弟弟泰瑞亚则是整个奥苏安这一代公认最有箭术天赋的森林游侠。

    他们之间双手的稳定性怎么比嘛!

    怎么不让泰瑞亚跟她来比谁剑术好呢?

    此刻她唯一庆幸的,就是这名吸血鬼王子看上去似乎并不怎么正常。

    大半夜拉她们姐弟过来,居然真的就只是为了炼制魔药。

    却不知此刻的鲁卡多对他们同样腹诽不已:

    “啧,这对精灵就没只是正常的,唔,果然不该把上辈子对于精灵的刻板印象代入进来。”

    是的,在他曾经的认知中,精灵是完美的、优雅的、高贵的、敏锐的、强大的,即便是面对半兽人大军的包围圈,也能够沉着冷静以一当百的神箭手和无双猛士。

    以至于他看到精灵的第一眼就不可避免的动了心思。

    可眼前这两只呢?

    先前带过来的时候裤裆上甚至还沾着屎......

    也就那个克里特骑士下得去手!

    不提也罢。

    唯一让他庆幸的是,那名叫泰瑞亚的精灵,双手足够稳定。

    炼制魔药时,精确与稳定,便是一切。

    只可惜耐力实在差了点,好几次险些一头栽进锅里导致功亏一篑。

    一旁的侍女莉雅倒是跃跃欲试,只是鲁卡多实在没那勇气让这个彪悍异常的姑娘来尝试。

    眼下足够规格的炼金坩埚就这么一口,要是被那家伙一杵子下去捅了窟窿他找谁说理去。

    就在月上中天,炼金室的大部分人都因繁碌的炼制流程即将压榨完最后一丝精力而昏昏欲睡时,泰瑞亚那略显娇弱的声音让鲁卡多精神一振:

    “殿......殿下,你看这个程度可以了吗?”

    鲁卡多当即几步跃上高脚凳,待看到那炼金坩埚内的液体已然收至埚底,如浆似汞、形如铁水,更是冒着刺鼻的铁锈味时,便知道自己辛苦一晚的结晶,多半是成了!

    “干的不错!小家伙!”难掩兴奋的鲁卡多重重的在精灵的肩膀上拍了拍。

    搅了一夜大缸的泰瑞亚刚想反驳,却跟没了骨头似的朝着坩埚内倒去,吓的泰蕾险些再次表演一次惊声尖叫。

    却是被鲁卡多一把抓住裤腰带给硬生生拽了回来,扔到了泰蕾怀中,擦了把冷汗,又对着一旁的宫廷侍女吩咐道:

    “给她们准备一份食物,对了,先带下去好好洗洗。”

    刚觉得这名吸血鬼王子居然还有点人性的泰蕾,在听到后半句时又升起了莫名的被迫害妄想,脑袋上当场翘出两只飞机耳。

    哪知鲁卡多那边在炼完药后直接将他们全然忘到了脑后。

    半响,待收火封装后,鲁卡多的手中,便多出了四只手指大小的水晶瓶,其内猩红,状若红汞。

    正是当年尼贺卡拉千金难求的秘宝:

    猩红魔药。

    明明渴望已久的东西近在眼前,鲁卡多却有些犯了难。

    他不知道眼前这玩意儿,到底算不算真正的猩红魔药。

    毕竟换做是谁,真按照‘梦中’的记忆去捣鼓了一杯喝的,估摸着都能被人当成神经病。

    更何况这是药!闹不好是要吃出人命的。

    就在这时,他忽然感受到了一道灼热目光的注视。

    抬眼就看到今晚一直指挥众人运送血浆的骑士长克里特,正无比眼热的望着自己手中的魔药。

    鲁卡多顿时笑了笑,抽出其中一只扔了过去。

    魔药在半空划出一道猩红绚丽的色彩。

    克里特忙不迭的接住,紧紧的握在手中,眼中的贪婪怎么也无法掩饰,残存的理智让他用那发干的嗓子问询道:

    “您......需要我做什么?殿下。”

    得到的却是让他越加忐忑的回答:

    “这是给你顺从的奖励。”

    “这......”克里特骑士简直有些难以置信,这世上竟然真有这样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

    “喝下它吧,据说猩红魔药刚出炉时,效果是最好的。”鲁卡多循循善诱道。

    克里特本能的有些犹疑。

    但一联想到就连玛格丽特女士都已经将炼制生命灵药的事项全权交给了鲁卡多殿下,再加上这两日判若两人的观感,对于对方这些年装疯的流言也信了几分。

    待感受到周遭其他吸血鬼灼热的觊觎眼神,克里特心中一定。

    即便是身为吸血鬼的他不在乎魔药本身延命的功效,但猩红魔药依旧有着纯化血脉、并大幅延缓渴血症状等作用。

    而后者对于眼下糟糕的境况来说,简直可遇不可求!

    他几乎可以断定,接下来几天他只要敢阖眼,就有同僚敢打它的主意,当即不再犹豫。

    “谢殿下赏赐!”打开瓶盖就一口闷了。

    随着魔药入喉,一直观察着试验对象的鲁卡多,便看到克里特浑身肌肤都开始肉眼可见的发红,血脉偾张,瞳孔收缩,神情显露出难以掩饰的兴奋与愉悦。

    那样子简直就像是一口气灌了三箱红牛,又怼了两斤二锅头。

    这一切外在表现似乎都符合猩红魔药的显兆。

    看样子......似乎成功了?

    却见克里特用发红的双眼紧紧的盯着自己,语气粗重道:

    “鲁......鲁卡多,还不快来我身边?”

    “嗯?”起初鲁卡多还有些疑惑。

    “你身边的那个,不,你们几个,也一起过来。服侍我,将是你们毕生的荣耀。”

    鲁卡多不由和莉雅面面相觑。

    得,这炉猩红魔药应该算是成功了。

    只是药效嘛,比想象中还大了点,似乎都有些上头了。

    “让他清醒清醒。”鲁卡多抬了抬下巴。

    “我正打算这么做呢。”莉雅将两只苹果大的拳头捏的咔咔作响。

    一见龙行虎步朝自己大步走来的宫廷侍女,某种深刻的回忆当时就让克里特骑士清醒了一半,他拔出长剑高举:

    “站住!你想做什么?我!可是、世、界、之、王!”

    鲁卡多当时就乐了。

    可一众人还没来得及嘲笑。

    嘭的一声巨响。

    伴随着轰然崩碎的天花板,鲜血皇帝瑟罗兰的雕像,取代了‘世界之王’原本的位置。

    一道浑身黝绿的壮硕身影借着月光踏在了‘瑟罗兰’的脑壳上。

    来者环视着众人,露出两排参差不齐的烂牙,挥舞着石制战锤,发出震天的狂吼:

    “waaaaagh!!!”
特别提示:   ( APP看书无广告哦! )
    由于本站经常遭到攻击,网址经常更换,安装APP可随时找到本站!


[赞一下] [举报错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