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吸血鬼的龙女仆》 首页



字体:

第七章 我的鼻子!

    “该死的!是蛮荒兽人!”

    凭空而至的兽人让人措手不及。

    紧随其后的战吼更是让所有人齐齐色变。

    它就像是深夜中来自头狼的长啸,下一秒,整个城堡外都是此起彼伏的嘶吼。

    宛若山呼。

    而随着天花板的洞开,一直于密室中忙活的众人也终于听到了外面的战斗与喊杀声。

    “兽人攻城了!?那帮守夜的家伙死光了不成?”

    一名吸血鬼骑士的咒骂声,让鲁卡多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别说还真有这种可能!

    玛格丽特那老娘们为了狩猎兽人几乎带走了九成的心腹精锐,负责留守的大多数都是之前战争流亡中的负伤者。

    倒也不是真的没其他人手,而是绝大部分流民,几乎都被扔到了血狱庭院充作血奴。

    整个王庭的防御空前的虚弱。

    这原本是鲁卡多满心渴求的场面,但在他的剧本中,可绝不希望兽人这时候来参演!

    看这架势,甚至可能直接来了一整支部落!

    该死的!

    要是再给我一点时间......

    眼见那几名吸血鬼退却着就要做鸟兽散,鲁卡多当即从身旁一名骑士腰间抽出佩剑,指向那名当先突入王庭的兽人勇士:

    “不要乱,集结!准备战斗!”

    兽人的战力普遍并不弱,在旷野等开阔地形上甚至能够和鲜血军团的吸血鬼骑士五五开,一旦失去这些吸血鬼骑士的牵制保护,还没有任何作战经验的鲁卡多几乎可以预见到战败后被扔进锅里的结局。

    而他都还没能来得及去验证猩红魔药能否开启他血肉雕刻的能力,那明显有些上头的副作用又能否用于作战?

    见那些吸血鬼骑士依旧犹豫不前,鲁卡多果断换了个句式:

    “掩护我,一起退守血狱庭院,等待援军反击!”

    这话终于起了作用,有了生力军,吸血鬼的战力与生存能力才能拉满。

    也只有护住鲁卡多,才能在这纷乱的局势中号令更多的吸血鬼抱团。

    而这,仿佛才是眼下唯一的生路。

    “遵从您的意志!”

    原本隶属于克里特的那名副手持剑当先冲了上去,以此掩护鲁卡多撤退,若是能够快速斩首那便再好不过。

    “跟我来!”

    半途中众人便听到了他于风中的呢喃低语:

    “死亡之风啊,听我号令!”

    咔嚓,咔嚓,原本立于炼金室四周的几具生物标本仿佛突然有了生命,僵硬的活动着他们那早已干瘪的身躯,在其主人的驱使下朝着兽人发出沙哑的嘶吼。

    这正是吸血鬼战场上最令人诟病的招牌能力:

    【驱使亡灵】

    再配合上另一个能够通过死亡之风源源不断回复亡灵状态的【不死诅咒】,只要有足够的尸体和时间,这群原本就难杀死的小强甚至能直接掀起一场异世界丧尸狂潮。

    也可能正是因为拥有这个足够恶心难缠的能力,绝大部分吸血鬼们在跟真正的强者单打独斗正面硬刚时,普遍差那么点意思。

    只见那名兽人勇士只是轻抬石锤,便格开了吸血鬼试图削开脖颈的刺击。

    他歪了歪脑袋,眼中露出残忍,用兽人语不知嘶吼了什么。

    伴随着破风声响起,几十只手持各种稀奇古怪武器的小个子生物从屋檐的破口跃入,袭扰而来。

    “噫——哈!!!”

    转眼间就缠住了众人,那名猝不及防的吸血鬼骑士被一口咬了下了半只左耳,发出痛苦而愤怒的嚎叫:

    “法克!!!该死的地精!”

    “殿下!我们走,兽人的增援部队来了!”

    “啊!”一名宫廷侍女眼看着就要被只地精用骨刺穿透眼瞳,却是被鲁卡多反手一剑钉在了墙上,对着几名惊魂未定的侍女们低喝道:

    “走!朝下层撤!”他知道自己不能第一时间就溜的没影儿,必须靠他来稳住这帮没有丝毫忠心可言的吸血鬼们,要不然他连试错的机会都没有。

    眼见众人逃离,唯独侍女莉雅依旧不慌不乱的紧跟在自己身边,闲庭间随手拍死几只地精,鲁卡多眉头微蹙,命令道:

    “莉雅!你也先走!”

    虽然眼前这名银发侍女已经给过他不止一次惊喜,力气更是大的吓人,但他依旧不认为对方有资格跟兽人角力。

    最重要的是,她终究是玛格丽特的贴身侍女。

    也许,可以趁乱摆脱对方的监视。

    终究是时候,说再见了。

    “可是,我走了谁保护你啊?”莉雅炸了眨眼睛。

    “我......”这轻飘飘又仿佛带着一丝理所当然的话语,却是瞬间击穿了鲁卡多的心防,混杂的记忆更是泛起了一丝涟漪。

    就好像,曾经在哪听过类似的话。

    “萨——鲁达!!!”那是来自兽人的咆哮。

    就在鲁卡多回过神的刹那,眼角的余光就看到几名吸血鬼骑士被兽人勇士用石锤接连砸飞吐血的画面,那些被临时拉起来的亡灵战士更是被摧枯拉朽的锤碎。

    迸溅的鲜血与飞舞的肉屑之间,鲁卡多仿佛看到那名兽人在朝着自己咧开了嘴角。

    宛如死神的微笑。

    强风拂面,望着宛如重装卡车般奔驰而来的兽人与抡来的石锤,鲁卡多伸手朝着猩红药剂摸去。

    该死的!

    也许先前该赌一把的。

    要来不及了!

    就在鲁卡多有种自己要异世界两日游、走马灯都要亮出来时,一道银色的娇小身影忽然挡在了他的身前。

    是她!

    这傻姑娘!

    她居然真的践行了自己的言行。

    但哪有这么保护法的啊!

    鲁卡多目眦欲裂,几乎已经能想到他俩一起被锤瘪,就此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马赛克画面了......

    原本伸向魔药的手,也转而抬向对方的肩。

    可他还没能碰到对方,便忽然听到了一声深沉的吸气声。

    宛若群山的叹息,又如青萍之末的风起。

    鲁卡多忽然有种莫名的荒诞错觉。

    今夜,好像忽然没那么冷了......

    不,好热,怎么会这么热!

    他甚至看到莉雅原本银色如月的发丝好像凭空燃起,渐变成了灼眼的赤红色。

    身前,不!或者说像是她的口中,如同点燃了一朵苍凉霸烈的火焰,将整个炼金室都映照的熠熠生辉。

    下一秒,这朵火焰,炸开了。

    伴随着一阵几乎要震碎他耳膜的咆哮:

    “昂!!!!!”

    宛若龙吟。

    “waaaaa——”

    炽烈的火光如同舰载炮击,径直淹没了战锤高举满脸兴奋狂热的兽人勇士,撕碎了奸笑蹦跳着的地精,摧枯拉朽的推平了眼前的一切。

    嘣!

    炼金室内的瓶罐仪器在这高分贝的尖啸中一同崩碎。

    可这壮观无比的一幕,鲁卡多却无幸目睹。

    因为就在这烈焰奔涌的同时,他只能看到莉雅的那颗浑圆的后脑勺,在这恐怖的后坐力下急速放大。

    鲁卡多只觉得自己眼前凭空一黑。

    咔嚓。

    连带着他一起被撞碎了大门,滚向了通道里。

    半空中,两道鲜血如喷泉般奔涌而出。

    “噢!!!我的鼻子!!!”

    血月宫廷仍旧飘荡着余焰火星的夜空中,回荡着王子殿下的惨嚎。
特别提示:   ( APP看书无广告哦! )
    本站已加入笔趣阁的 "聚小说"APP,实现了一个APP多站看书!赶快下载试试吧!


[赞一下] [举报错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