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吸血鬼的龙女仆》 首页



字体:

第九章 奔狼

    至此,鲁卡多再无犹豫,将那支猩红魔药灌了下去。

    入口极猩,更是有种难言的金属质感,即便是味觉早就有了些许改变的他都险些当场呕出来。

    很快,那种五感相互接驳的复杂体验再次爆发式的袭来,速度远超吸血时的感受。

    可问题是,鲁卡多发现自己依旧没能获得预想中所谓‘血肉雕刻’的天赋能力,反倒是在越过某个临界点后......

    明明身体上异常的兴奋,可在精神上,竟是有了些许困意......

    一如回到了当初高考完同学聚会,人生中第一次喝高了的时候。

    这玩意儿......果然不太靠谱啊。

    难道,还真得入梦不成?

    眼见鲁卡多双眼有些呆滞的陷入异样的沉默中,精灵泰蕾悄悄靠了过来,小声问道:

    “鲁卡多......殿下,你是准备带着我们走王庭密道吗?”

    在这位预备白狮的高等精灵心中,已然将鲁卡多脑补成了蛊惑子民去为自己断后,只带着她们几个‘心腹’独自逃生的恶毒王子。

    不过这些关她泰蕾什么事,她此刻只想带着弟弟安全回到奥苏安,从此再也不学别人出来游历冒险,谁劝就打断谁的腿。

    “密道?什么密道?”鲁卡多本能的反问道。

    “没有吗?”泰蕾懵了,王室挖密道不应该是常识吗?

    “没有,至少,他......从来没跟我提过。”鲁卡多喃喃回答道。

    “完了......死定了......”泰蕾彻底慌了。

    鲁卡多只依稀记得那个男人曾经说过。

    如果都到了需要通过密道逃生的话,那就已经到了该亡国的时候了,国亡君死,情理之中。

    而瑟罗兰某种程度上也的确说到做到了。

    在兽人大军压境的那一刻,仅将自己最小的疯儿子托付给了宫廷法师索伦,便亲自率领着吸血鬼骑士团御敌于国门,只为了给帝国的子民们争取北上逃亡的机会。

    只是恐怕谁也没想到,索伦也不知发了什么疯,竟是命令骑士们半途调转方向,并挥舞着屠刀驱赶难民冲击瑟罗兰布守的防线,最终导致战线提前溃败,瑟罗兰本人也不知所踪。

    “听着。”鲁卡多强打起精神开口说道。

    “啊?”泰蕾神情无措的看着他。

    “待会儿......如果我变强了,你们就带着莉雅跟着我的方向突围。”

    “......”泰蕾满脸的懵逼。

    什么叫如果你变强了?

    难道一个人凭空喝瓶魔药就能从一个普通人变成纵横战场的无双勇士不成?

    泰蕾愣愣的问出了一个更贴合实际的可能:

    “那如果没有呢?”

    哪知这名已经晕乎乎的吸血鬼竟是直接开摆道:

    “那就不要管我......带着莉雅趁乱走。”

    泰蕾感觉自己都快哭出来了。

    这叫什么话!早知道会变成这样,她先前还不如直接带着弟弟逃呢!现在还得多带个累赘。

    不对!也许这名银发的侍女才是保命的关键。

    她这才想起先前可是亲眼目睹到这名宫廷侍女口中喷出堪比烈阳龙龙息威力的炽焰,将那名兽人勇士当场化成了灰。

    等等!烈阳龙?吐息?

    是啊......人类哪有那么变态的火焰魔法!

    难道这姑娘......其实是条伪装成人形的巨龙不成?

    泰蕾瞪大了双眼,回首盯着弟弟身旁不住打呼噜的小侍女,仿佛突然发现了人生中的盲点,连带着原本都快要停摆的心脏都砰砰直跳起来。

    她刚准备满口答应下来,就愕然看着已经开始面目全非的鲁卡多,失声道:

    “鲁卡多!你怎么融化了?!”

    “什么?”其他正在组织人手的吸血鬼骑士不由同时扭头看了过来,面色当场变得精彩起来。

    就见他们的王子殿下,此刻俨然已经失去了人形。

    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团撑破了衣服与皮肤的无形血肉,各种外露的器官不住变幻着形态,时而长出尖锐的骨刺,时而收缩成昆虫幼虫般的茧。

    而那原本长着一副英俊面庞的脑袋,也如同熟透的果实般吊挂垂落,更是在短短片刻间便翻转出了至少十七八副男女老少的面容,并最终在一副狼首时定格下来,如同陷入沉睡。

    噗的一声,又一只无皮的狼首带着两肢自上方破体而出,眼球很快被猩红的魔药瓶自眼眶中顶出,又被脸侧长出的两只满是利齿的口器吞食包裹回去,成了一对不对称的竖状赤瞳。

    于是躯体也开始朝着某种兽体转化,缕缕肌肉如金属絮状物盘旋向上,如同挣脱了地心引力一般不住飘荡,如影如雾。

    下一刻,那对由魔药水晶瓶代替的猩红眼瞳,动了一下。

    鲁卡多再次醒了过来。

    只不过随着他的‘醒来’,原本不断变幻的血肉忽然像是受到某种约束般定格下来。

    上下两只裂开的狼兽重新合二为一,苍白的肌肤与银色的毛发如暖春的草场茁壮生长,短短片刻就成了一条如梦似幻凶悍异常的冬狼。

    重新醒来的鲁卡多也注意到了自己的新形态,迷蒙中有些哑然。

    自己当年梦见林中与狼狂奔的场景果然不是纯粹的梦境......

    而是......他自己真的变成了一匹巨狼......

    只不过以他的视角,并不能完全窥见自己的全貌。

    此时的感觉很奇怪,很像是清明梦的感觉,就是依稀知道自己在做梦,但又不能过度去思考这方面的问题。

    因为一旦深入思考,就会醒来......

    于是他索性尽量摒弃思考,凭借自己的浅意识开始行动起来。

    一开始他还有些担心自己以这种形态行动会不会不习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多虑了。

    他几乎完全不用去想自己该怎么迈步,又怎么奔跑,而是心念一动,视角就开始随之移动起来,且越来越快,就是有些错乱,有时一个失神就会跳转到另一个地方。

    很快,他发现自己已经冲出了那宛如迷宫般的宫廷廊道,很多大大小小的绿皮生物面露狰狞的冲了过来。

    可他的心中却没有丝毫恐惧,反而莫名的兴奋,想要大笑。

    他所经历过的梦境繁复多样,而最可遇不可求的,便是这样独自面对千军万马的场面。

    就像自己成了无所不能的孙猴子,独自大闹着天宫。

    甚至只要他想,仿佛完全可以挣脱地心引力,飞上天空......

    然后鲁卡多便发现自己真的上天了,然后如同炮弹一样俯冲向城中的兽人。

    这种横行无忌的感觉......

    真不错啊。

    ......

    血狱庭院。

    “怎么跑这么快!你倒是等等我们啊!”

    望着如脱缰野马般撞飞了吸血鬼骑士们转瞬消失在廊道尽头的白狼,精灵泰蕾满脸崩溃的冲着自己的弟弟喊道:

    “快快快,跟上他!”

    “可是她好重啊!”泰瑞亚有些想哭。

    “我来!”泰蕾试图直接将莉雅背着走。

    很快,泰蕾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了......

    什么叫做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就在泰蕾有些绝望时,莉雅忽然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

    “咦......鲁卡多呢?”她果然真的只睡了一小会儿。

    “在前面!”惊喜来得太过突然,泰蕾赶紧指了指廊道尽头。

    莉雅先是有些莫名的生气,待看到那一路上被踩碎出的兽类脚印后,忽然高兴了起来:

    “我就知道!”然后撒丫子朝着鲁卡多的方向追了出去。

    “姐姐......现在怎么办?”泰瑞亚问。

    “还能怎么办,追啊!”泰蕾理所当然道。

    两个狠角色都在前面,不赶紧跟着抱住大腿,在这等死吗?
特别提示:   ( APP看书无广告哦! )
    本站已加入笔趣阁的 "聚小说"APP,实现了一个APP多站看书!赶快下载试试吧!


[赞一下] [举报错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